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双花《空中恋人》02

02 开端

张佳乐是副机长。

副机长的意思,就是比机长低一级。

比孙哲平低一级。

但他们俩谁都没有这个意思,他们之间没有这种比较,他们之间不需要这种比较。

他们从当飞行员第一天起就住在同一个房子里,张佳乐还都睡在那个比其他房间多了个换衣间的主卧。他们谁都没夸耀过自己和对方的这段感情,但是谁都看得出他们的深厚情谊。另一位机长,叶修,在私下聚会时候开玩笑说,“gay还是你们gay,真基佬看了都自愧不如。”

孙哲平听了,居然夹着烟若有所思起来。

张佳乐没看见孙哲平的出神,他给叶修翻了个大白眼,他当时正坐在孙哲平旁边,就动动脚踢了他一下,意思要兄弟同心协力动手。

孙哲平:“忍不住了?”...

8

双花《空中恋人》

实在是很喜欢飞行员这种职业,当年看《冲上云霄》,迷Sam迷得七荤八素,于是来试试飞行员的双花。

BGM:《空中恋人》——林欣彤


机场里能见到的哭红了双眼不舍得分离的人从来不会少,让人惋惜的故事一万个为数起步。

副机长们聊起这种伤春悲秋的话题的时候,顺口问一句一旁凑热闹的机长张佳乐,有没有遇过感人到哭的事。张佳乐于是笑了一下,用上开玩笑的口吻说,我自己的事就可惊天动地了,连叶修听了都要哭。

但其实当时真的红了眼圈的人是他自己。

掉泪为兄弟。

兄弟叫孙哲平。


01 “check”

蓝天。

万里晴空,天蓝得像玻璃。这样...

9 7

叶喻存梗

领队和队长正讨论着磨合问题呢,就结束了,叶领队忽然慢悠悠来了一句“优柔寡断是没有好结果的。”
喻队长笑了,说:“奇怪,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
“战术上不是,感情上未必。”
“哈哈,太有自信了吧?”
“赌一把嘛。”叶领队望着他笑,眼里却全是认真。

想叶修这样的人,在感情上大概也是喜欢势均力敌的较量的。一个笑容就能得到对方的拥抱,偶尔说话像打哑迷只有对方能懂。

最后呀。
“你觉得你那时候赌赢了吗?”
“亏了。把自己都赔进去了。”

3

百花像是一个成长的地方,住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会逐渐成熟,渐渐有了顾虑,渐渐有了愧疚和负累。
从头到尾没有变的只有一颗跳着的求胜的心。

然后呀,他浪漫不滥情,深情不固执。

张佳乐。

1 5

一个超开心的repo(??)!
有一点紧(嘿嘿嘿)。但是好玩啊当场就和小伙伴搞出一发《我们两人之中一定有一个傻逼但那肯定不是我》的大戏。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看见他药的绿色还是有一点震撼的,还好现在是冬天不用穿短袖。
另外太太简直可爱,爱你!表白!
暗搓搓艾特一下 @raiki求安(cp19-c35双日

1 1

双花《不永远先生》

04
季后赛第一场,百花输了。
下场的时候灯光全部打在比赛席前,一片漆黑的观众席上哭声压抑不住地传过来。先前喊着“百花必胜”的人现在呜咽得只喊得出前两个字,后两个音节被梗在喉咙里跟着眼泪消失在黑暗里。
孙哲平是第一个走出比赛席。而后是张佳乐。他环顾了一圈观众,短暂的低了一下头,牙齿紧紧咬合试图把痛苦表情调节正常。他抬头的时候梗着脖子,声音里带了不甘心的沙哑,低低地说,“明年再来。”
孙哲平没看他,只点点头,接着伸出左手手臂半环住张佳乐,轻轻拍了两下他的肩膀。收回手之后他看向还亮着“百花必胜”的LED灯的观众席的某个角落,说,“嗯,明年再来。”
再来的话是这么说了,回程路上张佳乐情绪还是有些低落的。飞机上...

7

《如今》这首歌太好听了,像在面对张佳乐这个人,字字句句讲出来都是既心疼又怀念。

1

双花《不永远先生》

03
孙哲平右手手腕出了点问题,训练到一半针扎似的疼。张佳乐冒了一头的汗,跑去找了队医。
职业选手用手过度总会有些小病小痛的,这个张佳乐是知道的。只是他一直不放心的是孙哲平不健康的狂暴的操作方式,他以前就吐槽过,“这么用手不废有鬼”。但是现在真出事了他心里比谁都慌张得厉害。
他想,繁花血景是两个人的故事,少了谁都不行。
队医是个姓陈的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他脾气一向很好,做事带着点老年人特有的豁达和慢吞吞。他笑着听张佳乐哔哔剥剥语速八百地说了一通,找出医药箱慢条斯理地踱过来。那慢悠悠的步子急得张佳乐想把他扛上肩膀运回去。
陈医生按着孙哲平的手腕揉捏了一阵,颇为严肃地又检查了一番才开始写处方。钢笔在纸上沙沙...

7

双花《不永远先生》

02
繁花血景依旧是这个赛季的亮点,只不过不是不可破的神话了。自从上一赛季在总决赛上被叶秋一杆却邪挑破局面,繁花血景就成了一个斗神的背景板。然而即使被叫作了背景板,这一赛季到现在为止也几乎没有人能突破。
这一周的常规赛百花客场对战皇风,赢得艰难了一点。结束之后张佳乐干脆跑回家住了两天——他家就在B市。
回程时候是孙哲平带着一票队员候机,坐了一会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他扫视几圈队员,毫无意外地发现所有人都在安安静静玩手机。
他想起来以前这种时候,总是张佳乐在胡天胡地讲笑话说段子,不显得冷清。他竟然会觉得心里空了点,仅仅因为张佳乐不在身边。
他的手机在队服口袋里震动好几回,孙哲平才接起来。一接通就听见张佳乐喘着...

9

双花《不永远先生》

01
不永远先生是只猫,黄白相间,两只眼睛下各有一撮黑色的绒毛。
不永远先生能来百花,成为日后百花唯一的队宠,多亏了今天早上张佳乐的心血来潮。
这一天的阳光分外明媚,像是在庆祝昨天他们对战微草的胜利。
他背朝上趴在宿舍床上,脸埋在枕头里迟迟不起床,他说,“孙哲平,我好想养小动物啊。”
孙哲平正在洗漱间刷牙,咬着牙刷含含糊糊答应说,“……养吧,等会去和经理报告一声。”然后催道,“赶紧起床了。”
张佳乐一骨碌翻身起来了,思忖着等会支使会开车的队长一顿,往宠物店里跑一趟。

宠物店的猫见到有人进来,都挤到笼子边张了嘴喵喵叫,张佳乐转了一圈,相中了还窝在垫子上眼皮都不抬一下的那只香香软软的小猫。
站在店外侯着的孙...

8
 
1 / 9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