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双花|《指尖花》

|双花|指尖花

——有人得到,有人失去,最幸运是失而复得。

》更新完毕。前文请点下方标签【双花指尖花】。

等外卖送过来的那段时间两人相顾无言。
不是尴尬,也没什么好尴尬的。只是张佳乐想不出要对孙哲平说什么,想想又觉得什么都不说就挺好。他能再说什么呢?这么些年过去了,伤的痛的谁也都懂了,自己也还欠着一个冠军,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不完满的呢?
孙哲平还躺着,跟着张佳乐沉默了一会,过一会偏了头看到张佳乐还在看他,就低低地笑起来。他们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孙哲平此刻心里一片了然。
五年了,足够想好一个回答。只是现在似乎还没到说的时候。
“那什么……”孙哲平开口,张佳乐似乎被他突然出声吓了一跳,肩膀一缩又马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孙哲平想,还是这么容易被吓到啊。
“你记不记得……”话说一半,门铃响了,孙哲平无奈,示意张佳乐去开门。
“以前咱俩一块的时候你也都是去开门的那个。那时候叫你门神来着?”起床喝粥的孙哲平说。
张佳乐瞥了他一眼。
“乐乐,这都五年了,能长进点不?”孙哲平嘴上打趣,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回事。
他自己拼命地、固执地保留着他十八岁时的、现在看来已经太幼稚的个性,为了什么?他说不清,但他其实已经知道答案。他心里希望现在张佳乐还是那个张佳乐。
这样的想法是不切实际,更何况自他离开百花,张佳乐的一举一动都不再和他有关,这五年来他缺席的张佳乐的生活都被张佳乐用他自己更强硬的方式一个人过下去了,他没有资格来要求张佳乐一直是他所熟识的那个人。
那么张佳乐呢?他这五年里每一个日夜都是沉甸甸的,压力塞了满怀,偶尔想着以往的日子入眠,不去想放弃和失望。他早该改变了,一个人也好,两个人也罢。但被武装好的他,心底最柔软的那部分却真真实实是属于孙哲平。
两个人都逆着生活的河流拼命去护住心口,在五年后相遇,又能说什么呢?
“你刚才是想问我记得什么?”张佳乐说。他嘴里还咬着小笼包,含含糊糊。
“没什么。”孙哲平喝粥。
本来孙哲平想问他记不记得有一次百花主场,他在场馆门口花树下睡着的事。想了想又没问出口。记得又怎样呢?
他看到的那时的张佳乐真像个小孩子,迷迷糊糊地就睡在木椅子上,花落了一身,真有百花缭乱的样子。他俯下身去抱他起来的时候闻到他满身的花香,心跳似乎在那一瞬间停止,整个世界空白,只剩下满身花瓣的张佳乐和他。那瞬间,他知道,自己大概是陷进去了。
已经是多久以后了?现在都还能闻到那种渗入心底的花香。仿佛是萦绕在张佳乐骨子里,散也散不去。
“我有时候会梦见你。”孙哲平闷头喝粥,突然说。
张佳乐正喝着豆浆,猛地一呛,剧烈地咳嗽起来。孙哲平拍他背,他弓着腰死命咳嗽,咳到最后眼圈都红红的。
“说这个干嘛?”张佳乐还在咳,微微直起身子问。
“我以为你知道原因。”孙哲平笑笑,“也没什么,我挺喜欢你的,五年前就喜欢,就那种喜欢。”
张佳乐一下就没了声响。

“……”孙哲平还看着他,像五年前那样。

然后张佳乐笑了起来,特别舒心。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5)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