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喻黄|《风雨入梦》

|喻黄|《风雨入梦》

——I dreamt I was asleep on the street and ...young man came and he was tall and strong and --he was so mean to me... It's lovely! By《罗马假日》

已经二十五岁的剑圣大人还没有对外公布过择偶标准。女粉丝们都心心念念期盼着偶像放话,但媒体一直以来的有意无意的套话都被黄少天以“还早”和一连串与之无关的废话糊弄过去。今天也是,记者们心酸得不行,捞不到干货还要受话痨的折磨。
但让记者们微微感到欣慰的是,蓝雨队长喻文州就不避开这个话题,只要有记者问起,他就微笑着回答说:“我比较喜欢活泼一些的人。”
今天有记者大胆地抛出话题:“那么喻队长知道黄少天副队长的……嗯,择偶标准吗?”
喻文州笑而不答。黄少天一声不吭。

“小孩子们都长大了啊。黄少天这小子……啧啧。”兴欣饭桌上,魏琛看着报道啧啧感叹。叶修早就看见那大大的八卦标题,吐一口烟,看了一眼饭桌另一边的沐橙和莫凡,无比沉痛:“小孩子的心思你别猜。”
于是两个联盟的老大爷一起感叹着真是时光不饶人,长江后浪推前浪。

黄少天在蓝雨这么长时间了还不谈恋爱,首要原因是没有时间去谈。这么些年了,他生活的最大部分还是《荣耀》职业联赛,他平时做的最多的事除了讲话就是训练。你若要他放下《荣耀》陪女朋友逛逛街,那还真是心理上就不行。
“既然暂时不打算和女孩子们扯起恋爱关系,干什么还要公布自己的择偶标准?”黄少天对战队内部这么解释道。
战队方面考虑了一下也就接受了,同意他避开这个话题,毕竟这也是选手的个人隐私。
战队方面没问题了,但黄少天的那些话骗他自己似乎还是不太够。
“沉稳,够细心,能耐心听我讲话,能跟我一起打《荣耀》。”这是黄少天自己在心里准备的基本择偶标准,但很不对劲的是,这隐隐约约像他家队长。
而这也是他拒绝透露择偶标准的原因之一。
如果被误会了,还能再好好相处吗?喻文州肯定还是可以的吧,还是会每天早上笑着说“早啊少天”,温文尔雅,若无其事。尴尬的只会是黄少天自己。
黄少天心里有个坎,他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机会跨过去。
坎有名字,叫喻文州。黄少天心里有坎,坎自己都不知道。

台风来了。听说挺严重。G市哪都好,就是这时候吃亏。
黄少天躺在宿舍床上,电视上放着《荣耀》职业联赛的重播,他却只顾盯着手机。手里手机的屏幕被他敲得“哒哒”响,每一下都用了十足的力气。
“队长,我今天突然想起来我有两张自助餐的票啊,截止日期后天,不用掉超吃亏的。好歹是朋友送的,那朋友之前也打游戏来着不过现在不玩了,我也不记得他怎么会送我自助餐票。其实他之前给了我三张的,我自己一个人去过一次感觉还挺好吃的。那地方虽然远了一点但再不用真的很浪费,反正明天就是休息日啊,队长明天自助餐来不来?”
点完“发送”后他抬起头看着电视屏幕。心里一阵发慌,像刚砸碎隔壁老奶奶家玻璃的小孩子。明知道台风还想要他陪自己出门,这种鬼天气一般人都不会想外出的吧……那自己是什么意思呢?队长会想什么呢?黄少天心里既希望喻文州跟他说“好”,又希望喻文州拒绝他破灭他的幻想。
他在赌。
赌自己能不能跨过那道坎。
三分钟。二十分钟。五十五分钟。
他就直直盯着电视屏幕,等手机短信的声音响起。他看着屏幕却觉得眼前漆黑,他还在等,等到握着手机的手都在抖。

“少天?睡了吗?”喻文州在门口敲门。他准备敲第二次的时候黄少天来开了门。他看着眼前的青年头发凌乱,眼神困倦,一脸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样子。
“打扰到你睡觉了?”喻文州轻轻笑着,“刚才在做比赛记录,手机静音没有注意你的短信。”
“没事!队长我之前也刚好也在看上一场比赛,我觉得301他们的打法……”黄少天小小地打了个哈欠,做出一副要长篇大论今日战术的姿态。
“明天我会去的。”喻文州说。
黄少天像突然被这句话噎住了,停住了嘴,摆在喻文州面前的是他一脸的“你在说什么”的迷茫。
喻文州伸出手揉揉黄少天本来就凌乱的棕色头发:“明天的自助餐,既然是少天请的,那么我会去。”
“啊……哦,哦好的,我说什么事哈哈,我自己差点就忘了哈哈哈。那那那明天早上叫我起床啊队长,我们明天浪一天来不来!我跟你讲那家店超级良心的而且东西特好吃你去了就知道!”黄少天说着,眉飞色舞,之前的困倦也消失不见,此刻神采奕奕。
喻文州点点头,也笑:“嗯。那少天你睡吧,我明天叫你。晚安。”
“恩恩队长晚安哈。”他转头就要关门回房间,顿了顿又转回来:“对了队长明天带着伞啊,有台风来着。”
喻文州几乎不带停顿地、十分了解般地点了头:“我知道了。”

黄少天关起门,长出了一口气,揉揉自己的脸。他睡衣口袋里的手机被他掌心的温度焐得发烫,灼灼地触碰着他的腰。
他表演了一场“黄少天刚在睡觉没有在认真等短信”的戏。
喻文州应该不知道,他想。

说起G市台风,凶残也不太凶残,说就下下雨那也是不可能。之前黄少天还读书的时候就经常听人开玩笑说:“在台风天气陪你出门的人绝壁真爱啊。遇到这种人管他男女嫁了就是哈哈哈。”
看着怎么都是小孩子戏言,黄少天却一本正经地当真,信了十多年。
他想的是,人的一生大磨难会有但不多,若有人连这最平常的风风雨雨也能一起走过,相伴一生又何惧。
他记得他来蓝雨那时候正好赶上下雨天,蓝雨一大波人冒着雨来接他。那一瞬间,他还很稚嫩的心灵受到了特别大的感动的冲击。“老子死也要死在蓝雨!”这种豪言壮志他没说出来,一直塞在心里最重要的储物柜里。
黄少天专一,认定了就不会跑。就像他认定蓝雨,他的一切就都是蓝雨的。
而今他一样认定喻文州。

“队长。”
“嗯?早上好,少天。”正在整理房间桌子上文具的喻文州有些惊讶,很快又恢复笑意:“不是说我去叫你起床吗?”
黄少天穿着一身休闲装,大大方方:“醒了就来了嘛。我在你眼里就是起不来的小孩子?”
“我可没说。”喻文州推开椅子站起身,朝黄少天走过来。

黄少天跟喻文州真正相熟是在魏琛和方世镜都离开了蓝雨后。
方世镜有意把喻文州带上来,索克萨尔也准备交给喻文州。魏琛想的“双核”没错,可惜他和方世镜都不能真正成为蓝雨双核的一员,希望都放在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们俩身上。
魏琛看人很准。“以后队长就交给那小子吧。”他吸着烟说这句话,目光看向远方,烟雾里似乎有蓝雨的未来。

跟喻文州的索克萨尔搭档,黄少天一开始很沉默,他不闹别扭,他接受喻文州是队长,夜雨声烦的配合也一步不乱,只是很沉默。
喻文州接任队长,为人沉稳随和,人缘好,温文尔雅地笑,点到为止。蓝雨全员迅速接受了新队长,没人能否定这个手速有缺陷却比一般人努力得多的少年。
黄少天只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喻文州。
他的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是搭档,索克萨尔是他最敬佩也最崇拜的前辈魏琛的遗留,而眼下操纵索克萨尔的是某种意义上生生逼退魏琛的人。
但这只是一开始。

黄少天和喻文州真正相知相识,也还是一个雨夜的故事。

训练结束,黄少天跟队友打了个招呼说去市中心买新出的游戏光碟,宋晓随口答应着也没问是去哪家店买。十八九岁了,独自出门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剩下的人吃着晚饭,边吃边聊。外面忽地下起瓢泼大雨,这时宋晓略微担心地看着外面黑下来的天色:“黄少没带伞,回得来吗?”一旁的徐景熙则一脸看智障的表情:“G市出租车都死光了?”宋晓“哦”了一声继续担忧。喻文州抬起头看了一眼天色。
回到训练室,又过了两个小时,晚上八点,雨不见小,黄少天也没回来。轮到徐景熙智障了:“出租车真的死光了?怎么还不回来?”郑轩有点慌,打电话给黄少天,能通却一直没人接。
“不会被绑架了吧?”蓝雨三个快要急死了,忙忙去找队长。喻文州却也不在,三个人仔细想了想,晚饭时候不还在吗?
宋晓于是打电话给喻文州,刚开口说了一句“队长,黄少丢了”就听见那边哗啦啦的下雨声和喻文州略带鼻音的“嗯,我找到他了”。
蓝雨的三位战士听到这也就放心了,嘻嘻哈哈纷纷表示队长果然行动派,技能点都用在意志和行动力上了。

这边皆大欢喜,黄少天那头却怂了。他觉得这真不算事,本来好好地买个游戏光盘,出门遇下雨,还没带伞。本来搭出租车回俱乐部也就算了,今天的出租车偏偏也跟他有仇。
下雨之后他就一直看着满大街的出租车载着人呼啸而过,没一辆空车。
出租车离他最近的一次是出租车在离他五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刚要跑过去,一个妹子飞速冒雨冲上车,几乎是关上车门的同时,出租车载着妹子呼啸而过,就差溅他一身水。
黄少天恨不得刷实体文字泡表达不满。但妹子走都走了也不能再说什么了。这时他突然想起了自己那帮子性别为男的队友,心里一阵欢喜,摸着口袋要打电话,觉得自己可靠的队友一定会来帮助他。然而上天给他了重重一击——他出门前自己把手机扔床上了。
“我!次!奥!”黄少天内心咆哮。一千万头草泥马在心底呼啸而过,溅了他一身水。
只好硬拼跑回家了,他想,等雨一小就冲去车站。他拎着刚买的光盘,在店里无聊地逛着。雨不见小,一点点都没。逛了两个小时的他终于放弃继续逛,坐在门口看天,一边想着待会把光盘塞进衣服里是不是就不会淋湿。
然后。
“少天你在这啊。”语气平淡,如果忽视那声音因为跑着过来带着的急促的喘息声,黄少天都觉得他早就知道自己在这。
衣服干干的黄少天怀揣着游戏光盘,在这个雨夜,被从老远赶过来的、不知道找了多少家游戏店、撑着伞却依然被大雨淋湿了的喻文州一击击中了心脏。
他一声不吭。

那都是少年心性。
而今大家都已经长大,成了被外界关注情感生活的成年人。
那份最初一声不吭的信任而今酿成暗恋的苦酒,等他饮下它或打翻它。
他和喻文州坐在自助餐厅里,听窗外雨声声。
他对面的喻文州此刻湿透了大半衬衫,牛仔裤也被水打湿深了一个度。黄少天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件T恤衫左半边肩膀湿到能滴水,裤腿全是浸了水的深色。黄少天看着自己和喻文州的样子,笑着说今天出来还真的蛮有魄力的。
“是啊。”喻文州说,“挺考验友谊的。”
“哈哈哈是啊,”黄少天废了很大力气才让那几个笑变得正常不至于干巴巴,“队长你就是我万年好兄弟。”
喻文州眼睛里的光闪了闪,什么话也没说。

赌输了,哈哈。黄少天想。

“队长你说这里的东西是不是特别好吃?我想起来昨天要跟你说啊…301他们……”

没关系。还有这许多年的风雨入梦,我还能记得你许多年。

END



》是个BE别打我。其实想说的是,我们不一定能相伴一生,但你给过的温柔和我自己的爱恋我会一直记得。嗯。

评论(3)
热度(22)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