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周叶|《一骰穿云》


》点文
》手机客户端不能艾特不好意思见谅
》现实骰子玩脱衣

“骰否?”
说实话,听见这句话从叶修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周泽楷的内心最初是真的拒绝的。
在这个骰子当道大者为赢的世界,周泽楷曾眼睁睁看着轮回的队员们一个接一个陷入赌骰的泥淖,也曾亲眼见识过霸图那位硬气的队长和他素来严谨的副队投起骰子的疯狂场面,他看着那些赌局的赌注和惩罚,深深感觉到自己腼腆性格的缺陷。
即使对手是轮回队员,哪怕是孙翔,他也没有那个在他面前唱《威风堂堂》中文版的羞耻度,更没有用一枪穿云在世界上发十八禁词句的勇气。他在最初玩过唯一一局之后,以他枪王的一贯沉默和少有的不作为不执行极为坚决地拒绝了参与这项全民活动。
在无数次拉队长再玩失败后,轮回众人终于放弃,人各有道,第一次队长玩输可能是队长让着大家的呢,没准队长不赌骰只是因为手气太好不忍心惩罚队员呢?他们乐观地想。
队员们放弃了拉队长赌骰,于是每当休息时间众人开始赌骰,周泽楷就坐在一旁静静听歌,那种世界潮流浩浩荡荡我就偏要逆之而行的感觉就特别深刻。
但是现在,叶修把骰子扔在他床上,问他玩不玩。
“我抽根烟,小周你——介意?”说这话时叶修返身锁上了门锁,右手已经掏出烟就要点上,打开火的那瞬间生生停住,把目光投向正盘腿坐在床上愣愣盯着骰子的青年,带着笑意和隐约的肯定语气问了一句。
周泽楷摇头。接着他听到他前辈的一声轻笑和打火机“咔嚓”点火的声音。他伸出手去捻扔在酒店洁白被单上的骰子,心里后知后觉考虑着叶修怎么会在这的问题。
全明星活动的缘故,现下这家酒店上上下下住的全都是《荣耀》各战队的职业选手,叶修住五楼而周泽楷在三楼。周泽楷相信即使叶修随手敲开一扇门,住在那里面的人也会跟他很熟,也会很愿意跟他玩骰子。而他来找了自己。
他不太愿意再接着想,如果自己也只是他随手敲开的门里的人,再想下去的一切就成了可笑的自作多情,他不愿意。特别是当他喜欢着他的时候。
周泽楷喜欢叶修,暗恋的那一种。
喜欢叶修,这样的暗恋就像他腼腆的性格,心里一清二楚但说不出口。
周泽楷反复转着手上的骰子,看各面的点数。他飞快地回忆着骰子的玩法,在叶修靠近时他问了一句:“玩什么?”
叶修的神情看起来有点没想到他会答应,但很快又恢复如常。他空着的右手从周泽楷手上接走了骰子,转了几圈落在床单上:“脱衣骰,听过吗,小周?”
烟灰积了长长一截,叶修在电脑桌前找到烟灰缸,对着电脑猛吸了一口就掐掉了烟。
“赌大。一局。”他听见背后的青年的声音。
“好啊。”他回过身,笑意盈满眼睛,感觉像一个百分百胜率的玩家。

如果现在让江波涛不小心推门进来,他估计会被他们小周此刻义无反顾走上赌骰道路表示痛心疾首和喜大普奔,随后会再感慨几十个比赛日:小周大了,终于连他也看不透了。
但是没有什么看不透的,如果他知道周泽楷喜欢叶修。
但是他不会知道,正如他现在不可能推门进来一样——门被叶修锁住了。
“那么开始了。”叶修说,“小周要让着点前辈啊。我先骰。”
叶修说话的气息都带着烟草的气息,周泽楷不抽烟,却单单喜欢叶修身上的烟草味。他有点出神,想有没有什么赌骰惩罚是吸一辈子叶修的二手烟,如果那样,他一定积极参加绝不不作为。
“5点。”叶修也盘腿坐上周泽楷的床,周泽楷明显感觉到床承受另一个人重量时陷了进去。但他感觉很好,那个人是叶修,举手投足都带着说不出的自然。
周泽楷从两人中间捞起那颗骰子,修长手指轻巧错开,骰子在空中旋转几圈落在白色被单上。
“6。”叶修说。
听到那个数字,原本还在辨认点数的周泽楷抬起头,碎发因为低头的动作散开,眼神却凌厉⋯⋯带着小期待。
“前辈输了。”周泽楷说。

没准是江波涛他们长久以来安慰自己,周泽楷手气太好,以至于给他现在赌骰攒下了大量人品。一发就赌到了他心心念念着的叶修前辈的脱衣show。
但赢归赢,一想到他们的惩罚,他还有点小尴尬。鉴于叶修当年roll点的传奇,他原本就没有很足的把握觉得自己会赢,他更多考虑的是怎么在前辈面前一件件脱衣服而不尴尬。而今幸福来得太突然反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前辈。”周泽楷捻起那颗骰子放到床头柜上,转头来对已经着手脱外套的叶修说。
“嗯?”叶修把刚脱下来的兴欣队服搭在床沿。
“惩罚⋯⋯算了吧?”周泽楷说着就要伸手去够外套,想免去这次让两个人都有点尴尬的惩罚。
“什么算了。惩罚嘛,总要执行了才有趣。不然玩骰子图啥。”叶修一点也不介意。想也是,这原本就是他提出的惩罚方式,怎么会没有承受惩罚的觉悟?
周泽楷觉得很不好了。他连忙放弃够外套,坐回原来的位置。
现在叶修离他太近,手指上烟草的味道能灌进他鼻子,头发上香波的味道能辨认出是酒店提供的香波特有的香味,他的外套正搭在自己的床沿,而他本人正要一件件脱光,在自己的床上。

“⋯⋯换一个惩罚,可以吗?”周泽楷看着叶修又脱了长裤露出腿,觉得浑身的血都要往下半身冲。以至于他的大脑严重供血不足,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正在说些什么。
叶修那边还要解衬衫扣子,看到周泽楷脸上已经发红,他也觉得不是很好了。他说:“行,你说吧。”
周泽楷得到许可,反而沉默了一会,目光避开半身光着的叶修,死死粘着床沿的外套。
叶修也不急,光着腿大大咧咧等着。
“嗯⋯⋯真心话。”周泽楷把目光从外套上移开,对上叶修的眼睛。
“前辈⋯⋯喜欢的人?”

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了。叶修没有回答。而周泽楷一直看着他的眼睛。
周泽楷的眼睛真黑啊,那眸子单纯得不像成年人,单纯到叶修能看见一潭悲哀与期待。
他叹了口气。

“你。”

周泽楷在那个瞬间明白了叶修玩骰子和锁门的目的。

周泽楷用温柔的吻压抑住叶修时突然记起他玩的第一盘赌骰。他输的一塌糊涂。用着一枪穿云的QQ号,给列表里第七个人发三个“我喜欢你”。
他咬牙闭着眼发出去,发完了立刻关掉QQ不愿意再看见这丢人的场面。再仔细想想列表里第七个,不就是叶修吗?
他想到这,一路吻到叶修耳边:“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终于上线了?”叶修带着微微的喘息说,“我也喜欢你。”


END

评论(4)
热度(48)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