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周叶|《小灰帽与虚胖狼》

》一开始想写个短篇,可是突然…吓坏了自己。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村子里住着一个boy,他的名字叫周泽楷。因为他戴一顶灰色礼帽时实在是太帅了,村子里的人于是都叫他“小灰帽”。
小灰帽周泽楷不仅提高了整村的颜值,为人也很善良,经常为村民烘焙蛋糕。于是村里的姑娘和老少爷们都很欢喜这小伙子。村里的猎人江波涛就常常带着他自己打来的野兔和姑娘们拜托他带来的蛋糕来找周泽楷,陪他聊天。
“多聊聊天也许就能好好说话了。”江波涛是这么对周泽楷说的。
没错,小灰帽周泽楷虽然帅气逼人并且热心善良,但却不能好好说一句完整的长句子。
村里的老人说这是小灰帽小时候被森林巫师下的诅咒导致的。
据说,在周泽楷满月那天,没有被邀请的森林巫师气冲冲闯进来,给小小的周泽楷下了一个诅咒:“他将终生不能表达自己,直至遇见他的真命。”说罢他拂袖而去,拂走了饭桌上的大大的生日蛋糕。
虽然这个诅咒下得不明不白——人和巫师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啊——但是周泽楷渐渐长大了,也的确没有人听见过周泽楷说过什么长句子。
村子里的人和小灰帽处了二十多年了,也总算在这数千个日夜里听过周泽楷为数不多的语句,比方说“嗯。”“好。”“蘑菇有毒。”“吃。”之类的话。
外村的人就可怜了。
不久之前村南边的蓝雨村就来了一个打猎的,是黄少天。他在村口迷了路,一时找不到去森林的路,碰巧遇上了小灰帽周泽楷。蓝雨村的黄少天谁不知道啊,他的名字写作黄少天读作大话痨,可那天他拽着周泽楷在村口balabala了一下午,没有问出周泽楷一句话来。事后据有关人士江波涛透露,两人的交流分别经简略与翻译后,主要内容为:
黄少天:“我迷路了怎么去森林?”
周泽楷:“不知道。”
这样乍一看应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然而那天下午,面对着迟疑着摇头的周泽楷,黄少天却是从问路的事讲到他村子里母鸡生了几个蛋,也没有明白周泽楷摇头的含义。
“你能不能讲句话啊急死人了你不是哑巴吧?我的老天你长了这么好一张脸真可惜了。不过我看你还是没我们家村长帅,我可跟你讲,我们村长虽然手不快但是他聪明啊!你下次来我们村⋯⋯”黄少天连珠炮一样开口,周泽楷频频摇头。
再后来,在闻讯赶来的江波涛的帮助下,黄少天终于释怀了周泽楷不讲话的事,回到了他的蓝雨。自那之后,森林里流传开来有关周泽楷的传言:“轮回村的小灰帽周泽楷可真帅,可惜是个哑巴。”
轮回村的老少爷们姑娘大婶们不高兴了,谁说我们村小灰帽是哑巴的,你不是他真命你就没资格听他说话!

有一天,江波涛从森林另一边带回来一个消息。周泽楷在森林那头的外公冯宪君生病了。
老人家身子骨虚,隔三差五喊几句心脏不好了腰腿不行了,可这一次似乎是真挺重的病。小灰帽连忙收拾起了蛋糕和药丸,要穿过森林去看望他的外公。
“森林里有狼,你要小心。”江波涛皱着眉说,“特别是你的蛋糕。”
周泽楷知道这只狼,村里猎人已经讨论了很久了。开了几次猎人大会,也集体追捕过这只狼,但十几个猎人分毫未伤这只专抢行人蛋糕的狼,唯一的收获就是见了这狼一面,听说是有些虚胖的。可见这狼性子有多狡猾。
“何止狡猾,”猎人杜明形容说,“⋯⋯是非常地不要脸且猥琐。”
谁也对这狼没办法。
可眼下外公重病,这森林也必须要走一趟了。小灰帽记着了江波涛的提醒,独自走上了去森林的路。
他走在路上,手里提着个不大不小的木篮子,里头装了他以前买的药丸和他烘焙的大大小小的蛋糕,蛋糕的气味远远地散出去,他忙捂紧了,怕招狼。
可有句话,怕啥来啥。
走了有两个小时了,先前还在在栗树林里绕弯子,现在栗树少了,周泽楷知道再往前走就是真正的森林了,他看了看天,天色还早,他估计到傍晚就能到外公家。他紧了紧篮子,加快了步伐。
走在路上周泽楷在心里唱起了歌。周泽楷虽然不怎么出声说话,内心世界却和别人一样丰富。村里小朋友会唱的歌一首他都不落,全给学会了。他在心里唱道:
“我独自走在郊外的小路上,我把糕点带给外公尝一尝昂。他家住在又远又僻静的地方,我要担心附近是否有⋯⋯”
一只脸型虚胖的狼站在小路中间。看起来等候多时了。
“⋯⋯大灰狼。”周泽楷不自觉地唱出声来。之后他立刻捂紧了篮子,继续往前走,边走边想着逃跑的方法。他要保护他的蛋糕,他给外公的蛋糕绝不能被这只狼抢走。
“唱得好。”狼就站在路中间,开口说,“我不是大灰狼,我是叶修。”
周泽楷没搭理狼,继续捂篮子往前走,看狼站在路中,他就偏了一下方向,要从山坡上走。远远地他就看到狼的鼻子一动一动了,他知道这只狼已经闻到他美味蛋糕的气味了。
——绝对不能让狼轻易得到它们。周泽楷在心里暗暗下决定,他加快步伐,想从旁边绕过狼。
“没礼貌啊,你麻麻没跟你说过别人自我介绍之后要紧接着介绍自己吗?”虚胖狼叶修说。
“没。”周泽楷说。他才不想跟狼搭话,这狼心多脏啊他又不是没听江波涛说过,一旦搭上话了,下一步蛋糕就准得不保了。
“那我现在告诉你了。我是叶修,你呢?”虚胖狼说着往周泽楷这边挪了几步。周泽楷正护着篮子要翻过小山坡,他隐隐觉得不能让这狼这么跟上来,于是他开口:“周泽楷。”过了一会他又补充:“别跟着。”
叶修明显自动过滤了后一句:“周泽楷,好。那你现在带着蛋——去哪啊?”
周泽楷:“⋯⋯”
他都听见虚胖狼咕噜吞口水的声音了。这是得饿了几百年才能闻着味就馋成这副模样啊?
说几句话的功夫周泽楷已经过了小山坡,如果他没记错,再往前一直走,经过那片他最喜欢的花原,再绕一个小树林,就能看见他外公家了。
带去了蛋糕,外公一定会高兴的。病也会好起来的。小灰帽周泽楷记得从前外公常夸自己乖巧懂事,他说:“嘴笨——嘴笨好啊,嘴笨实在。做起帽子模特来一句话都不说才好啊——”
听到外公说这样的话,周泽楷挺高兴,虽然他不是特别懂外公说的后面那句话。每次他戴起外公给的小灰帽,都会想起这段话,心里美滋滋。我要好好孝顺外公,他想。
可眼下的大麻烦还没解决——他身后的狼对着蛋糕咕噜着口水呢。
“你不要以为我是个坏人,不,坏狼,”这时叶修跟过来,很严肃地说着,“我是来帮你的,没有我带路,你一定会被恶毒的森林巫师抓走,变成他的蛋糕师。”
周泽楷看了一眼叶修。
叶修抬头也看他,似乎还要开口说什么,突然从森林里刮起一阵大风,模糊的话语夹杂在风里:“周泽楷——我来抓你回去做蛋糕嗷嗷嗷嗷——”
说时迟那时快,那阵风刮向周泽楷。周泽楷下意识抬手一挥。然后那声未完的“嗷嗷嗷”就消散在空气中。他低头看了一眼狼,叶修一脸的“我被shock到了”。
一人一狼沉默了一会。
“那不如你来保护我?”叶修说,“万一他来抓我呢?”

周泽楷一路沉默。

其实要周泽楷过森林带着一只狼——还是一只明摆着觊觎他蛋糕的狼——实在是让他很难为。
但是叶修说:“既然都交换了名字就是朋友了嘛,跟朋友一起穿过森林也不奇怪啊。”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到了森林深处。周泽楷是真不喜欢自己的蛋糕被盯上的感觉,他当然不会以为只要拿一小块给狼吃就能赶走狼了,狼多贪婪啊,给了一小块,就想要剩下的一大块了。这么想着,周泽楷决定坚决不掀开蛋糕篮子。
但时间接近正午,总要吃饭的吧?周泽楷给自己准备的午餐就是蛋糕,但他刚才刚刚决定不掀开篮子。他还在沉默中犹豫是保蛋糕还是饿肚子,叶修先开腔了:“什么时候吃午饭啊,你的朋友叶修快要饿死在森林深处了。”
这么一说,周泽楷想了一下,下定决心宁愿饿着也不冒丢掉蛋糕的危险,于是他说:“不饿。”可说完这句话他自己的肚子就响亮地咕噜叫了一声。周泽楷红了脸:“⋯⋯”
叶修咳了一声,什么都没讲。周泽楷红着脸突然觉得,这只狼也没有江波涛说的那么没下限和无限拉仇恨。
然后就听见叶修说:“咱们都真饿了⋯⋯要么咱现在吃蛋糕吧,你的蛋糕好吃吃你的!”
周泽楷觉得自己下结论下得太早了。但他真的饿了。
于是他说:“一小块。”
叶修眨眨眼,看到他拿出蛋糕,迅速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他说,行,一块就一块。
周泽楷认真地看着他:“一小块。”
“…好。”

小伙子长得这么帅,怎么心也脏了呢?叶修痛心疾首,轮回的人不靠谱啊,怎么教育小孩子的。
但这真不怪周泽楷和轮回村的人,谁看了狼还不跑的?周泽楷这样和虚胖的叶修分享蛋糕的孩子,几百年一遇都不算夸张。
吃那一小块蛋糕的时候,叶修说:“你听过小红帽的故事吗?”
周泽楷毫不犹豫:“没。”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和这狼交流什么了,已经失去一块蛋糕了。对叶修来说就是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大半了。
叶修一点没去在意周泽楷拒绝的姿态,他边吃蛋糕边给周泽楷讲起了故事。周泽楷那一刻真的很想学学他村子北边的霸图村的张新杰,对叶修说一句“食不语”。
“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只狼,他爱上了村子里会做蛋糕的小红帽⋯⋯”
“不对。”叶修刚说了一句,就被周泽楷打断了。周泽楷吐出这两个字之后立刻陷进了后悔里,这不是挖坑给自己跳吗?”
果然,叶修咧嘴一笑:“听我的没错,就是这样的。后来,大灰狼和小红帽一起去了外婆家,得到了外婆的同意,他和小红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他边说边想,这小周也真是可爱。
吃完了蛋糕,周泽楷继续出发了。他抬头看了一下太阳的位置,估计了一下时间,他觉得时间还够,足够他从花原经过。
他走一了段路,猛地发现叶修不见了。这本来是好事来着,可是他有点慌。叶修那么虚胖一只狼,看见蛋糕,就算是一小块也那么馋,怎么能照顾好自己呢?如果遇到了刚才de森林巫师那可怎么办?
他还在胡思乱想呢,叶修嘴里咬了朵花从不知道哪一棵树后面出来了。
叶修抬抬头示意周泽楷接花,然后开口说:“我没有钱,拿这个当蛋糕的报酬,可以?”
周泽楷悬着的一颗心随着接过花放下了,他看见叶修的皮毛沾上了泥泞,还有一些奇怪的黑色印迹,他简单猜想那是飞奔的结果,于是他蹲下来,抱了抱叶修的头。叶修听见他说:“可以。”
那朵花真漂亮。

叶修跟着周泽楷走了一会,像是累了,他问:“你往哪走啊?”
那条经过花原的路不是去外公家最方便的路,周泽楷也知道,但是他觉得应该摘些花给外公,而且他自己也很喜欢那里。如果要说最近的路,是往森林深处走,但那里是森林巫师的住处,周泽楷从不往那走。又黑又危险,谁愿意去呢?
“花原。”周泽楷说。
“⋯⋯”叶修沉默了一会,“喜欢那地方的花吗?”
周泽楷点头。
周泽楷对花原有特别的好感。他小时候也独自去过外公家,那时他迷了路,在昏暗森林里兜兜转转,忽然眼前一黑莫名其妙跌出森林,眼前就是那片花原。看着满眼的烈焰般的花,仿佛被解救了一般。
“你去过我家吗?那里也有很好的东西,想去看看吗?”叶修突然说。

周泽楷很难说清楚当时的那种感觉。眼前一片昏黑⋯⋯就跟他幼时从森林中跌出来那感觉一样。
他有点想说不,他还想护着他剩下的蛋糕不让虚胖没吃饱的叶修有可趁之机。他本来要推脱叶修的邀请的,可等眼前清明了,他发现自己正站在两座并排的木屋子前,他还一个拒绝的字都没说出来。
叶修面朝着他,背对着房子,用很骄傲的语气问:“怎么样,不错吧?”
左边那栋屋子前种了一大排绿绿的周泽楷叫不出名字的植物,他想,这没有花好看。
周泽楷还有些发愣,从左边的屋子里走出一个人,细看他手里拿了把扫把。
“哟,终于?”那个人走近了,对叶修说了一句不明不白的话。此时周泽楷才发现他的眼睛并不对称,左眼似乎要大一些。
“托你那岩浆烧瓶的福。带回来了。顺便谢谢你今天那记那么垃圾的清扫。”叶修转身回应他。说完这几句他回头:“小周你去屋子里看看?右边那个房子是我的。”
狼还住着房子?周泽楷心里想,他原来只是有点不在状况,现在已经是完全懵了。他不由自主地向叶修的房子走去,听见叶修跟那个大眼说话:“今天不拿下他我都不配叫真命天子!”
更加迷糊了。蛋糕还送不送了?
他说:“叶修。”
那个大眼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说:“你会讲话?”
看来是黄少天的流言飞得太快,森林里的老巫师都知道了自己不会讲话的事了呢。等等,老巫师?!
狼和老巫师?
周泽楷难以置信的目光从大眼身上又移到叶修身上,又从叶修身上移回大眼身上。
自己这是要成为森林巫师的蛋糕师了吗?!虽然叶修是个还不错的狼,可是外公就吃不到自己的蛋糕了——
正在此时,“砰”地一声像是气球炸裂,周泽楷眼睁睁看着叶修炸开在一团烟雾里,然后⋯⋯凭空出现了一个人。
多亏了这么多年沉默寡言,周泽楷才没有失声尖叫。
他说:“呃……”
有个狼…他炸了,然后…变成了人?谁要接受这个童话里发生的事啊!等等、自己不就是在童话里吗?那⋯⋯那接下去是不是可以跟狼变成的人幸福生活在一起了?
周泽楷脑洞越开越大,那个人却什么事没有似的,特别自然地拨弄了一下衣服,一抬脸:“小周吓着啦?”笑得毫无预谋。
周泽楷试着喊了一声狼的名字:“⋯⋯叶修?”
“可不就是我嘛。”虚胖的叶修笑得纯良。
站在一旁的大眼颇有深意地看着周泽楷。周泽楷总觉得那是家长看孩子相亲对象的眼神。
“进屋进屋。”叶修说。
周泽楷往前走了几步,想起不对劲了。他站定了,说:“花原。”
说完他发觉叶修和大眼都看了他一眼。这一眼过后叶修咳了几声,他说:“天晚了,不先住着?明天早起去…你外公家?”
周泽楷刚想辩驳说哪里晚了,抬头一看果然太阳都要西沉了。他有点失望,犹豫了一下走进了叶修的屋子。这完全可是算是拐卖啊!他脑海里全都是杜明评价叶修的那几句话,刷成一号字体滚动播放着。
然后一进屋他就又有点傻了。
叶修的屋子里全是糖果。周泽楷活了这二十多年也没见过这么多的糖。放在罐子里的、摆在厨房里的、甚至堆在床边的,全都是彩虹色、散发着甜丝丝味道的糖。
周泽楷突然对叶修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喜欢吃糖的人,不,狼,运气都不会太差,他想。
叶修进门的时候周泽楷似乎都闻到了他身上甜丝丝的糖果味道。那让他想到了他的蛋糕,也是甜丝丝的,吃了就觉得很幸福。
他鬼使神差般说了一句:“吃蛋糕吗?”
叶修眼睛都亮了。
周泽楷看到他的表情,心里没有失掉蛋糕的不高兴,反而泛起那种糖果的甜味。真好养活啊,这只狼。反正我会做蛋糕,他想,养他一辈子也没关系。
周泽楷坐在床上,那是这间屋子里唯一可以坐下来的地方。叶修的床真软。等等、一张床?
那。
“我睡哪?”周泽楷问,声音都有点小颤。
叶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指了指那张床。
“就这张床,还能睡哪?来吧,吃完蛋糕明早出发有力气!”
周泽楷非常清楚地听到了叶修吞口水的声音。遇上了狼,蛋糕的确不能保住,但他还是很爽快地掀开了篮子的盖子。
村子里正在砍柴的江波涛心里突然没来由地一跳。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很奇妙:跟只认识了半天的一个不知是人是狼的家伙躺在一张床上,周围还都是甜甜的糖果香。
夜深了,周泽楷缺根本没法睡。因为那只爱吃甜的叶修就睡在他身旁,手不安分地勾着周泽楷的脖子。周泽楷感觉的到他身上皮肤的热度,更闻到来自叶修皮肤的甜甜的味道。
叶修像颗糖果。哪怕这颗糖果刚才睡觉前吃完了他所有的蛋糕;哪怕他在上午刚遇到叶修时还千堤防万堤防,不肯让叶修靠近自己的篮子一步。现在就因为一朵花、一个糖果屋,拱手让出一篮子的蛋糕,还觉得甜丝丝不心疼。这是被施了什么奇怪的魔法了?
说起来今天遇到叶修之后自己似乎说了很多话?真奇怪。
一想想到天亮。
周泽楷看着天一点点亮起来,晨光洒进来,他推推叶修:“起床。”
叶修明显没睡醒,两眼放空看着被单。周泽楷觉得好玩,轻轻戳了戳他的脸,叶修就顺着倒了下去。两眼一闭,大有再睡五百年的架势。
周泽楷不答应,他拍拍叶修的脸,十分坚决:“起床。”
叶修还就那么睡着,呼吸起伏很小,安安静静的。这时候阳光都打到叶修脸上了,金灿灿的叶修闭着眼睛,周泽楷注意到他薄薄的嘴唇,忽然想起来以前听过的一个睡美人的故事。
他俯下身,闭着眼睛在叶修嘴唇上轻轻碰了碰。
好软。
周泽楷睁开眼睛,还没离开叶修的嘴唇,他看见叶修的睫毛微微动着,他一下子有点脸红。周泽楷想起来从前有哪个小伙伴聊天时说,一个人装睡,睫毛是会颤动的。
他轻轻地下了床,打开了木门。
门外站着拿扫把的大小眼。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满满都是“别抓我”。
那个人也很无奈,他只能说:“我是好魔法师,我叫王杰希。”
“蛋糕⋯⋯没。”周泽楷想了一会,跟王杰希说了三个字。王杰希虽然是森林巫师,但他确实没有学习读心术,他于是装作很懂的样子点点头,跨进屋子把叶修从床上拖起来。
“谈恋爱这种事别让我帮你。”王杰希说,声音似乎是特意响到门外的周泽楷也能听清。
叶修:“我靠王大眼你不厚道——”

于是叶修和周泽楷再一次走上了去外公家的路。不同的是,叶修用人的两条腿走路了,周泽楷篮子里的蛋糕全换成了叶修屋子里的糖果。临走前叶修还捋了几把王杰希门口的植物。
“这玩意叫什么'王不留行'?听王大眼说很好用的,给你外公带几棵没错。”
周泽楷盯着挂在篮子外荡啊荡的王不留行,觉得不是很好。
叶修把他往旁边的路一扯:“我有条捷径,你一定没去过。”
周泽楷真对这个森林不熟。叶修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他想。
然后叶修一带把他带到了森林深处。周泽楷:“……花原?”
叶修哈哈干笑着,他说:“就在前面了吧。”
周泽楷看了一眼叶修。
他也不是一定要去花原,只是很喜欢那地方,可现在叶修遮遮掩掩不让他去花原,他觉得有什么不对。他又不好说什么,就只跟着叶修继续往前走。他现在倒是一点没被拐卖了的感觉了,他想着叶修昨天跟他说的那个奇怪的小红帽的故事,不自觉地往前伸了手,拉住了叶修的手。
“黑。”他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叶修笑了一声,握住了他的手。

这果然是条捷径,可周泽楷却希望这条路再长一点。

又走了一段路,快要走出森林了,叶修突然停下了脚步。他说:“猎人。”
周泽楷那时还在想,果然还是像狼多一点。
他还在幻想叶修是个神奇的狼人,跟吸血鬼有什么难分难解的恩怨呢,叶修一皱眉:“他们准是觉得是我干的。”
干什么了?周泽楷疑惑。
叶修咳了一声。他说:“其实也没想瞒你,就是看你挺喜欢那地方的⋯⋯”
话没说完,一支箭直直插到他身边的树上。他看了一眼,飞快结了个阵,朝着一片漆黑喊:“黄少天你这准头太差!”
“滚你的!你烧了花原还不快出来以死谢罪!那里种着多少我村长的小花你知道吗啊你知道吗?滚出来迎死啊!”那边接话也快。
“滚你的,那是王大眼!他大小眼看走眼以为我需要把火制造点危险!我那时候才想采朵花谁知道他直接一把火烧了花原啊!”叶修说完看了一眼周泽楷。他又轻轻跟了一句:“抱歉啊。”
周泽楷知道叶修是在为烧了他说他很喜欢的花原抱歉,他只摇摇头表示没关系。
黄少天早就不放箭了,嘟嘟囔囔说着要拿叶修的糖果和王杰希的草药做赔偿。叶修还跟他扯皮。
周泽楷想起来吃完蛋糕那时候叶修叼了朵花回来,他摸叶修的头的时候闻到的那股焦味和那些黑色痕迹,大概是被火烧到一些了吧?
原来真的是有预谋。

最后他们直接来到了周泽楷外公家。冯宪君看到叶修的脸就迭声喊着药药药,喊得周泽楷一愣一愣的。
“就是这个混蛋啊!十多年前给你下了那么个诅咒!”
周泽楷看向叶修,叶修特别无所谓地拿出篮子里的王不留行塞到冯宪君嘴里:“他乱说的,老糊涂了。”
最后当然是走向了叶修所说的既定结局。毕竟,是个童话故事。
小灰帽和虚胖狼幸福生活在了一起。

END

评论
热度(38)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