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双花|黑道paro|《星辰时刻》



》@浮光. 妹子的点文,手机艾特无力
》开篇欺骗性太大,还是望喜欢

01
alone
alone
alone
唱三句我自己的歌
等世界无尽黑暗吞没我
我与你曾共芳华
只补想念于此刻

02
“可以了。多休养几天,没什么大碍。”百花的队医打完最后一个绷带的结,这般说着。躺在床上的伤员张佳乐只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于是熟悉队员的队医很是担心地看了他一眼——这一架打完,张佳乐很不好,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一眼就看得出,此刻他连眼神都是散的。医生大致也了解状况,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在邹远同样担心的目光里闭上了嘴。
拼成这样,大概,劝也是没用的。他想了想前队长孙哲平现在的情况,心里叹息着,着手收拾医疗用品。
等医生收拾好了东西,一直都站在一旁的邹远忙迎上去,说着辛苦了,把医生送了出去。这以往都是孙哲平和张佳乐一起接受队医的治疗,邹远从来没有参与过他们,而今只有一个张佳乐,邹远忽然不知道是该走该留,因此他走前很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轻轻带上了门:“那队长你好好休息。”
张佳乐看着那扇门闭合的角度渐渐减小直至成为零,他的视线落在那扇干干净净的木色门板上,心里也是一片空白。
这样过了一分钟,也可能是一个小时,疼痛渐渐爬上了额头,正慢慢变得剧烈。这是麻药的效用过了,他眨眨眼,换了个姿势在床上躺着。痛感在侵蚀他全身,他只睁着眼睛看雪白的天花板。
在舞着尘埃的光里,孙哲平站着,神情冷静地看向他的模样很突兀地从他脑海里浮现。就这样开了个头,接下去想起的全都是这三年来各种样子的孙哲平。一直看到孙哲平用缠着绷带的手朝他挥了挥,姿势潇洒得不得了,他看起来毫不留恋,只留一个走远的背影在漫天寒意里。
滚了好。
干干净净。

03
张佳乐原来不是道上的人。
高中时候他甚至动过报考警校的念头,还真的练了大半年的警校三项测试,但他最终还是没去成警校,因为在那之前他遇着了孙哲平。
关于张佳乐遇到孙哲平这事,有人说真是孽缘,有人说这得是命中注定,至于张佳乐自己,却总觉得这是孙哲平早盯着自己了,明显预谋好的。
因为那时张佳乐就很会打架,还很出名。
不是张佳乐自夸,那个时候学校里问问谁打架最牛掰,张佳乐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
当然,他从来不说自己是第二。
一直以来张佳乐的身子骨看着都是弱鸡,就算后来练了大半年三项,也没见变得有多彪悍,那些日子练出一身的紧实肌肉反倒更让他显得瘦削,这样的身板真说穿着衣服干架,没人怕他。但是他打架就是一霸,为什么?赢在一个字,拼。
跟张佳乐单挑过的人提起他都一脸苦大仇深,他们形容起打架时候的张佳乐都特别不客气——简直就是疯狗——他们这般说着。
特别拼,拼命的拼。
张佳乐觉得孙哲平大概是早看上了自己打架的天赋异禀,吭哧吭哧慕名而来的。
听了张佳乐眉飞色舞的推测,孙哲平也不解释什么,他只说:“你说早看上了那就早看上了呗。”
也没什么不对。

04
所有的偶遇都是有根源的。
那时候隔壁学校有个据说挺出名的校园干架一霸,某一天抄了根木棍从自己学校奔过来了,小巷口拦着一拨人指名张佳乐单挑。
张佳乐当时没多想就迎战了,事后觉得这事真没意思,理由是那怂逼奔过来只为了证明自己才是一霸,张佳乐最多算老二。这还用证明?当惯了一霸的张佳乐想。
那架打得其实真的没意思。怂逼约单挑还带了根木棍,张佳乐意思意思路边找了块把砖头。周围的人自觉散开围成一圈,场面还蛮壮观。孙哲平去撸串,路上看到这景象,不由得停住了脚步,然后透过人群,就看见了张佳乐。
怂逼败得真没什么亮点。
头上挨了几板砖就嗷嗷着要退了,张佳乐身上一早闷了几棍子也不带后退的,人一退就一板砖往人头上一去,另一只手一劈把怂逼棍子敲了。接下去就只剩怂逼的嗷嗷声了。
早说了,争第一这事,还有拼命这事,谁强得过张佳乐?
“警察!”
张佳乐没想到怂逼是真怂,哪有人眼见要败了还扯了兄弟嚎一嗓子吓吓人给他自己留后路的,张佳乐顿时哭笑不得。但这招还真有用,“呼啦”一声,看热闹的全散了,怂逼也暗搓搓跑远,边跑边带咳的。张佳乐看了一会,把棍子一丢,往地上啐了口唾沫,嘴里都是血腥味。
怂逼跑了,人也散了,就剩孙哲平还站在那。张佳乐头一抬,看见个长得挺酷的男的站那看他。他说:“看毛,没见过帅比打架啊?”
那一刻,张佳乐才像个二流子。孙哲平这个社会男青年看着跟个优等生一样,他说:“张佳乐。”
“哎,就是乐爷爷我。”
“跟我打一架,输了跟我走?”
二流子究竟还是二流子。张佳乐被带上二流子的道路后常常这么想孙哲平。

05
后来因为货的问题跟微草走火,那场架打得,让张佳乐觉得很像他和孙哲平当年打的那一次。
两边都拼了命地开火,子弹多少次擦着皮肤过去留下红痕,棍子敲在身上就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空气里弥漫出硝味。张佳乐在歇火的空当里走神想起他和孙哲平一开始打的那一架,蛮拼,招招都那么真。
也是因为那一次和微草的火拼,孙哲平几乎废了他的左手。
一切悲哀的开始。
当时的张佳乐是眼睁睁看着那边的好几发子弹从孙哲平左手手背穿过左手手心,子弹不住旋着,钻进又钻出的是孙哲平的手,留下孔的还有那颗张佳乐的心。
孙哲平是个只用左手握枪的人,跟了孙哲平三年,张佳乐从没见过孙哲平右手握枪。他刚成为百花一员时还问孙哲平,孙哲平奇怪且怜悯地看了一眼他,就像他刚问了一个“我是不是一只傻狍子”的问题一样。张佳乐不想再问了。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习惯,或好或坏。孙哲平习惯左手持枪,右手没有左手稳定,担不了大任,这算是他的坏习惯。这三年里前前后后不知道起过多少冲突,孙哲平左手早就显露出超负荷运作的征兆,孙哲平却还一点都不肯停,那跟张佳乐打架拼命的性子差不了多少。
坏习惯保持了三年,被几发子弹穿手而过,左手几乎是废了,右手也拿不好枪。张佳乐追究不了是谁开的枪、又是谁制定的战略要让孙哲平废手,他在那一战之后只能接受那个既定现实——孙哲平“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只是那时谁也没想到这个“暂时”一暂就是五年。

06
孙哲平的大哥当得真超级有范。张佳乐后来咬牙切齿地想。
和微草火拼的那一次百花输得很不好看,到后来不知道谁搞的鬼,引来了条子。一窝连人带货全给铐走了,张佳乐是局子蹲了三天给保出来了,可货全没了。
有几个小警察喊张佳乐叫乐哥,送他出警局,一路把他送到医院。张佳乐一路奔上去的,推开病房就看见孙哲平举着左手在空中看着。张佳乐也愣愣的,站在门口看孙哲平的左手。那上面缠满了绷带,看不出原来的形状。
张佳乐一直记着孙哲平的手是很好看的,他说不出哪里好看,就记得是那种让人看着就想握着的手。现在那只好看的、握枪的手,被裹在厚厚的纱布里。
孙哲平早看到他了,也没说话,就看着张佳乐,手也从半空中放下了,舒舒服服地躺着,像在等张佳乐说话。
“货没了。”张佳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第一句话是这个。他刚才脑海里明明全都是孙哲平的安危,却一个字的担忧都吐不出来。
“哦,算我欠的,下回让那帮孙子加倍吐出来。”孙哲平说,语气淡淡的。
“⋯⋯手?”张佳乐听孙哲平这话,大概是没事了,就放心去问候伤势了。
“大概暂时不能拿枪吧!我还这么多兄弟,不虚。”孙哲平又看他的手。
张佳乐傻笑,一点没想到就是这样说着“算我欠的”和“还有兄弟”的孙哲平会选择离开。
真他妈好大哥,死也要死外面不给兄弟添麻烦的。张佳乐咬着牙气着想,眼泪却自己掉下来了。

07
事情特别简单。
孙哲平在那个早晨交接完事情,跟从公司辞职的员工一样,特别轻松地走掉了,一直走出张佳乐的视野,走出他的生活。
张佳乐在自己房里呆了一天一夜,邹远在门口守了一天一夜,留神听着房里动静,就怕他们副队一下想不开。
但张佳乐想得可开了。孙哲平就一人渣,拉他入伙又不声不响走了,留一堆货和破事等他处理。哦,不是不声不响,他还打过招呼对吧。
滚了好。
一直到五年后的今天,到张佳乐和微草打今年的第三战的时候,他脑海里想对孙哲平说的话还是这一句。
微草实力一点不会弱,以往这种两队混战,他和孙哲平从来不缺席。这五年只剩下他一个人,今年一直打得勉勉强强不说,还特别累。
累,从手指到心窝窝,都累得不行。
“⋯⋯孙⋯⋯”张佳乐终于把眼睛闭上不去看白花花的天花板,嘴张了张发出个音节,沉沉睡过去,满身疼痛似乎都消散了,只留下心里的钝痛。
曾经做过的梦忽而传来碎裂的声音。

08
“你们百分之九十的货成了六十的水货?你说我搞鬼?”张佳乐手里转着他的自动手枪,他皱着眉看对面坐着的微草的人。
刘小别。
对方很平静:“王队希望你能给个解释。我觉得我们之间的械斗可以避免,我想我们都不希望再次出现五年前那种状况了吧?”
五年前的状况,孙哲平手伤,孙哲平离开百花,孙哲平丢下张佳乐。张佳乐找不回了他爱的孙哲平。
张佳乐看了刘小别很久,轻轻说了一句:“那你他妈去死好了。”
五年前。孙哲平。这两个关键词就是他的逆鳞。
气氛沉下来,张佳乐在那一瞬间的空白里很不合时宜地记起的是孙哲平跟他表白的场景。
孙哲平在某天晚上拖着唧唧歪歪不愿意出门的张佳乐说要出门撸串。路走到一半,街边有个小巷子,孙哲平二话没说把张佳乐往那漆黑的地方一扯,张佳乐人字拖都给甩出去了,人重重撞在墙上,眼冒金星。他还没回过神,孙哲平一个人压过来了,被压在墙上的张佳乐清醒了,心里只剩下卧槽。
“这辈子跟着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孙哲平说。
张佳乐本来清醒了,听他说完又迷糊了,一点没反应过来,脑子里全是卧槽,可嘴却自己动了起来。
“⋯⋯好。”
说了一辈子,谁知道一辈子只有三年这么久呢?

09
那场和刘小别的架没打起来,因为孙哲平忽然露脸,说他回来了。
说没事其实是很险,张佳乐手差点没控制住要去拿手枪在孙哲平身上打出马蜂窝来。
“你解释清楚。”张佳乐当了五年大哥,该冷酷的地方一点不差。
孙哲平伸出左手握住张佳乐。
“说来话长,我是回来还我五年前欠的东西了。”
张佳乐眼角跳了跳,把视线移到王杰希脸上:“挟持刘小别,让王杰希他们加倍把当年的货吐出来?”
孙哲平看了一眼被邹远他们堵着的刘小别,说:“还有欠你的一辈子。”
张佳乐突然觉得孙哲平画风不大对,自己还是应该多和他撸撸串,听听他二流子的说话方式。
“那在金盆洗手一起过一辈子之前,是不是应该先跟我一起清点一下和微草的恩怨?”张佳乐顿了顿说,“⋯⋯手?”
孙哲平把左手举起来给张佳乐看,“不虚。”

10
微草的王杰希今天右眼皮是跳了又跳,他没想到百花这两个家伙金盆洗手也要玩得这么high,拿他们微草练手劫货。
百花的队医右眼皮也是跳个不停,他都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这种魔法,不久前还萎着的队长,现在跟着他们前队长疯狗一样干架去了。
邹远打了一半停下来休息,看了一眼拉拉扯扯打打闹闹疯狗一样的孙哲平和张佳乐,心里忽然很安心。

属于你们的星辰时刻,永远熠熠闪光,永远美好。

评论(1)
热度(24)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