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双鬼|奇妙的paro|《李狗蛋》



@天真车干_十年归来 妹子的点文,手机艾特无力抱歉

》当真崩坏,一定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古风⋯
》故事梗概大概是:轩哥一时智障,阿策不离不弃趁火打劫?

李轩闭关修炼前跟他的二城主吴羽策交代了一声,要他到寒露那天带上城里的上上下下来迎他出关。前前后后也就三个月的时间,想想能修炼高到哪去?于是吴二城主没放心上,随口“哦”了一声,当然也没布置修炼的地方,夏天忙着呢,哪那么多功夫布置清扫?
吴羽策会这么做,不是对李轩有什么恶毒的想法,比方说干掉李轩自己上位之类的,而是因为李轩的实力已经够了,够到那种不需要到特别布置的场地也能好好出关的地步了。吴羽策非常想当然地,把一城之主晾在了他自己的房间里。经验告诉我们,想当然必然没有好结果。所以这一次把李轩放在普通房间里修炼的直接后果就是,到了和蓝雨阁的试剑的前一天的寒露,李轩走火入魔了。
走火入魔这件事对李轩来说应该是非常非常丢脸的,他一个站到城主这个位置上的人,三个月的修炼都出错,实在是要被人戳着脊梁骨笑话的。
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走火入魔不说,还在意识不清时乱放阵法和斩法,把间好端端、能遮风能避雨的屋子毁得一塌糊涂——还是他自己的屋子。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的二城主没有像他交代的那样召集全城人迎接他,让他做出的这件伤身丢脸的事能够被压在了虚空内部,蓝雨的人一点消息也别想探到。
全武林都知道,走火入魔是有后遗症的。有人失语有人丧尽法力,千奇百怪,虽然后遗症不会是永久性的,但毕竟影响生活。而这一次,李轩也逃不了。
所以虽然李轩被及时发现不对的吴羽策救出来了,迷糊了一阵的表现看起来也不像是失语或者失去法力,但是现在情况也很不好:蓝雨的人在旁边住着,明天就要开打了,李轩还昏昏沉沉要睡到地老天荒。
吴羽策自觉他还没有强到独自面对蓝雨的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地步,把蓝雨的场子留给手下,自己迈了步子往他自己房里踏——李轩没了房子,只能暂居吴羽策屋子里。
吴羽策一边要伸手推门一边想,如果李城主还在睡,也只能不敬一次,狠狠扇醒他了。
“吱——”门开了。吴羽策和李轩面对面站着,脸几乎要凑到一起。吴羽策咳了一声反应过来,往后迈了一步,“城主你醒了。”
李轩还站在门口,也没什么表情。他问:“你是谁?”
哦,原来这次后遗症是失忆吗?谁能保证什么时候恢复?明天要试剑了,他能记得自己会用什么招式吗?
吴羽策内心压力挺大。但他飞快考虑了一下当前的状况,觉得应该试探一下李轩的失忆程度。吴羽策开口:“你记得你叫李狗蛋吗?”
李轩表情凝重,他摇了摇头:“不知道。你认识我?”
吴羽策的表情也开始凝重了:“那就麻烦了。李狗蛋,你不记得我了吧?”
李轩听到这句,又看着吴羽策一脸沉重,似乎是想了很久吴羽策这个人,他终于是有些急了:“我⋯⋯不记得了。你把事情都告诉我吧!”
吴羽策心中觉得这样的状况自是非常不好,他拍了拍李轩的肩膀,就像李轩在他每次试剑前对他做的那样,他说:“我是你的心爱之人。我叫吴羽策,你叫我⋯⋯”
“阿策!”李轩说。说完之后他自己都有点不大相信:“⋯⋯呃,不知道怎么就记得这个名字⋯⋯”
吴羽策也没纠结,他点点头:“你叫我阿策。我们都是武林中人,你还⋯⋯记得你的功夫招式吗?”
李轩迷茫了一下,吴羽策看着他的眼神,就觉得明天的试剑要跪。他定了定神,神情严肃,继续开口:“先不管这个。我们是爱人,可是明天也许就要各走各的了。”
“阿策,怎么会?”李轩倒是很快进入爱人角色,他说,“我们不是爱人吗?”
“是啊。如果明天的试剑我们不能打败那堆人,就要被迫分开了。”吴羽策的表情更加深沉了,甚至有些悲痛,“如果你忘了你的武功,我们的胜算会低下一头,我们就会被拆散。”
李轩还在用表情表达不敢相信,葛兆蓝要去打水,从他们身边路过,正好听到吴羽策说什么要被拆散,他停下来,用目光向吴羽策询问。
吴羽策朝他短暂地露了一下笑容,李轩则是迷茫地望着葛兆蓝。葛兆蓝心里虚,他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吴二城主看起来这么不对,好像李城主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结结巴巴招呼了一声:“李城主、吴二城主,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吴羽策点头,心里倒是非常满意葛兆蓝叫的是“李城主”而不是“李轩城主”,他心里有了计划,这么骗下来,就算明天李轩还在失忆,也有一些胜算了。
李轩那边倒是很震惊:“原来我真的叫李狗蛋?!”
能不叫这个名吗,刚才跑过去那小孩子都叫他李什么了。李轩这么想着,对面前的阿策好感度又是满满的,他回归刚才的话题,严肃地回应道:“我应该还记得很多招式。我们一定要击败他们,我决不和你分离。”
吴羽策点头。他忽然觉得现今失了忆的李轩性格上少了好几分的猜疑和藏匿,跟个小孩子一样单纯,自己说什么就真的信什么。
要是一直都这么失忆就好了。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又对李轩灌输思想观念:“我也绝不愿意和你分离。我们曾经定下的约定你还记得吗?我只做你的搭档。”顿了顿,“明天试剑,我们一定要击败他们。”
李轩:“一定。”
“好,李狗蛋,我们该练习配合了。”
“好。”
这些对话发生在吴羽策房门口,这条路上从开始到此刻为止,不知道偷偷走过了多少神秘的影子,不知道这些神秘影子会把李狗蛋的英名传播到武林的哪一个角落。
吴羽策觉得不用关心这种东西。

最后第二天和蓝雨的试剑打了个平手。
吴羽策觉得很可惜,原本应该是可以赢的。为什么会丢分,因为当了一天的李狗蛋的李轩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一时失神,而当他理清头绪时,对面的黄少天已经叫嚣着“李狗蛋你不要逼我不要逼我”一剑刺过来了。
“老子可是虚空城李轩城主啊!”李轩声嘶力竭。
葛兆蓝在擂台下不明觉厉。
然后?
然后听说当天晚上虚空就多了一个名叫吴二狗的家伙,似乎是个二城主?

END

评论(2)
热度(23)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