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周叶|娱乐圈paro|《入戏》



》@秦九 妹子的点文,手机艾特无力
》不好吃的肉


剧组的大功效风扇呼啦啦地扬着风,风扇吹及的地方站着两个身形修长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我想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没必要再来往了吧。”其中一个男人顺势倚了作为道具的栏杆,一副懒懒散散无所谓的模样,他的手指在栏杆上不紧不慢地敲着,此刻开口也是慢慢的,却透出一股厌烦和不耐。
“我,只要你。”另一个男人戴着一顶黑色礼帽,压抑的颜色掩不住他俊朗的面容,十分年轻,风衣不时随风摆动着,像要衬托他的朝气,但他整个人此刻显出的却是淡淡的失望的神情。他说的话不多,只一字一句十分坚决。
“你要我?”回应那人的语调忽而拔高一档,尾音辗转带了些细微的讽刺,“你没资格你知道吗?”

“cut!过!”随着这一声,风扇和灯光都被撤下,整个剧组忙忙碌碌收拾着准备着下一场景的布置。两位站在场景中央的演员瞬间收回了状态,都抬眼看了看对方,刚才的压抑随着热闹起来的空气一扫而空。
“小周不错的。”那个看起来懒散的叶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此时周泽楷的助理江波涛已经赶过来给他送水了,叶秋这边站了这么久只有他一个人。周泽楷沉默了一会,才吐出来一句回应:“⋯⋯谢谢。”
嘉世的人呢?周泽楷还在想这个问题,叶秋那边留下一句“小周还是不爱说话哈”后又和江波涛周泽楷打了个招呼就自己走回休息区了。
周泽楷就一直看着他,看着他孤单单走回去,孤单单的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忽然想要抱抱他。

这次的戏周泽楷和叶秋两人共同出演,两人的角色是一对同性情侣。戏里戏外的话题都很热。
这样的题材近几年电影电视都很少提及了,也比较敏感,这时才刚刚开拍,网上就有一波人拿这题材说事了。有人明着说gay圈别拿些自己破事有的没的往大屏幕上摆,更多是暗着骂什么性取向都放不正别拿这恶心人。这边骂着,那边就有人护着,护着的一方说话也不见得多好听,有些是好好说着要尊重到后来忍不了开骂的,更有一上来就说什么异性恋都是狗的,闹得风雨满城。
剧组里当然不能直接谈这些有的没的,大家都是老演员了,网上的言论看看也就过了,争来吵去最后还是得看票房。而在剧组比较引得起话题的,就是叶秋。
“我听说这部戏叶神原来是不准备接的。”有演员趁着休息悄声谈论。
“哎,是啊,我听经纪人说他原来是要去黄少那边的吧?那边他要熟的多,好像嘉世也同意说去接喻导黄少那边的戏,没想到后来改来改去来了咱这。”
“对啊,嘉世那边好像也不是很高兴。”
“你们说,不会真是那样吧……?”
“哪样?”问的人也很快反应过来,“你是说叶神和周⋯⋯”
“啧啧。”
这样嚼舌根的对话自然十分隐晦,也都刻意避开两位当事人。但天下从没有不漏风的墙,娱乐圈更甚。周泽楷这短短几天就已经多多少少明着暗着听过这种流言的各种版本,他不是很在意,他更多想的是叶秋。他想,这些话叶修未必不知道。但如果叶秋知道,却依旧不避嫌,一直以来都比其他人更照顾自己,这又代表什么?
他想了很久,什么也想不出。他一点也不了解叶秋。他和所有人一样,只看得见叶秋闪闪发光的光环,分不清他说的话是真是假,辨不出他给的感情是真是假。他忽然有些失落,失落里却带了深深浅浅的期待。
其实剧组里会说这样的闲话也不是没有几分理的。叶秋是拿了三年小金人的响当当的嘉世大神,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虽然近几年嘉世慢慢像是跌下来了,但叶秋自己的演技和人气那是不用说的;而周泽楷最多是前年的最佳新人,面相很不错也算是轮回的演技担当,只是差了一个奖的公证。眼下叶秋加盟,和周泽楷演的还是对手戏,无疑是某种程度上对周泽楷的提拔。让人不得不生出什么龌龊的想法。
周泽楷看不透叶秋,只知道自己的心意。他知道他的那份感情早给了叶秋,给了这个光芒万丈的人一点都不吃亏。所以周泽楷拍今天的戏时不由得带入自己。“你没资格你知道吗?”明明是戏里的话语,被叶秋面对面说出来却变成利刃直刺进心窝。
于是他想他还可以更努力,成为够资格的人。他想要抱抱他,现在却还不够资格。

“过!今天的最后一场圆满了!收工!”忙忙碌碌一下午过去了,导演心满意足地嚷嚷着,叶秋这边最先站起身。周泽楷的休息区离叶秋的还挺远,但他的目光自从下场之后就没有离开过叶秋。他也知道这样子只会徒增给其他人嚼舌根的理由,但他忍不住就要去看几眼他,也总想着他。
叶秋起身了,周泽楷也跟着站起来,周围几个演员的眼神互相交流了一下,都溢着“你看吧我就说是这样”的光。
导演离叶秋近些,第一时间就过来跟叶秋寒暄几句。无非是些辛苦了的场面话,却是认认真真毕恭毕敬说出来的。这也难怪,导演不是什么出名的人物,邀到周泽楷已属不易,谁想到叶秋这样的大神也要加盟,导演必须得好生供着这尊佛。周泽楷也走过来了,跟叶秋握了手,江波涛在一旁说着合作愉快之类的话,周泽楷张了张嘴,说:“辛苦。”
叶秋和导演都还没说什么,江波涛在一旁诧异了一下。他们轮回的,自然是很了解周泽楷脾气的,此刻周泽楷说出这句寒暄的话,让江波涛有点措手不及。但如果他了解了周泽楷这一句话并不是寒暄而是关心和心疼的话,也许他就不会这么惊讶了,他只会崩溃。
叶秋看起来也是知道一点这后辈脾气的,他看了周泽楷一眼,又马上收回目光里的一点讶异,老前辈一样拍拍周泽楷的肩膀,又说了一句:“小周不错的。”
现在周泽楷是一句“谢谢前辈”都说不出。不想要只是前辈和后辈的关系。非常不想。

“小周你不是吧?”商务车上江波涛开口问他。江波涛看起来很是烦恼。
周泽楷当然知道江波涛在烦什么,他本来很想表达一下自己内心对叶秋的仰慕,但他不是理不清事的人,知道现在搞这些百害而无一利,于是沉默了一会之后,他说:“以后不会了。”
江波涛松了一口气,说:“小周,跟叶神,你玩不起的。”
周泽楷眼睛却还亮亮的,一点没去在意江波涛的话。我玩得起,他想。

之后叶秋中途和嘉世解约,谁也没想到,解约的时候,这部叫《逆流》的戏拍到四分之三。导演很头疼,解约,戏也没法拍了,放出去的风头又太大,现在收也收不回来,导演只好找了圈里有名的编剧王杰希,要重金买他一个结局。王杰希和他谈了几句没多大推脱就接下来了,说的酬金最后也没拿,圈内的理解是,给叶秋的杀青礼。叶秋毕竟多年大神,圈内几个熟人也都挺可惜他解约的。
别人这么惋惜着,老东家嘉世那边倒像是毫不在意,死咬着叶秋自己要求解约这点不放,大有把自己搞成受害者的势头。

这些都是去年的事了,叶秋现在去哪了?周泽楷拿着小金人站在领奖台上时想。
他和叶秋主演的《逆流》差不多十天就吸到了十四五亿的票房。影片之后的四分之一都改动得很顺利,反倒是最后的结局,王杰希用了整整三天才改出来。没有了叶秋的镜头,结尾时只有周泽楷一个人沿着他们分别的那条路,一个人慢慢走回去,路两旁是飘飘洒洒的四季变换,他一直走,走到最开始他和叶秋相遇的地方,对着当初叶秋与他面对面站着的地方,轻声说了一声:“再见,我的爱人。”这样的改动也算是应了《逆流》之名,可王杰希交稿时颇为遗憾原本的美好结局。他说:“如果能按原剧会更好,可惜了。”
从剧本到演员两位大神加盟,再加上周泽楷全程的出色表现,终是成就了他的小金人。
当之无愧,这当然是外界普遍的评论。但还是少不了流言蜚语。网络上在小金人名单揭晓的那一刻就炸开了锅。轮回粉喜大普奔,他们的王牌终于是真正的王牌了,话题顶上微博首页就算了,现在看起来他们恨不得在每个贴吧每个论坛都刷上热门。嘉世粉就不那么高兴了,他们的叶秋大神中途解约不说,现在和人合拍的最后一部电影还被人这么拿着说事抢风头,谁能忍?风言风语一下子尖锐起来,嘉世直指轮回不要脸,借自家叶秋大神名气上位。
“轮回你们要不要点脸?去看电影的哪个不是冲着我们家叶神去的?周泽楷也就是运气好上位,拿这当回事有下限吗还?”
“我艹你们妈的,你那大神都解约了现在有谁知道他在哪吗?我们泽楷是实力得奖你知道个屁!”
“实力?实力到去当gay勾引我们叶神哦。”
“gay尼玛,说得你们叶秋直的一样。”
惨不忍睹。江波涛看着周泽楷默默刷微博,都有点不忍心。他说:“小周,别看了,都乱说的。”
他想安慰安慰他们的王牌,周泽楷却还是眼神明亮,他摇摇头,简短地回应:“不会。”
江波涛不由得琢磨起这个“不会”是说不会受流言影响还是说他们说的话不会是假的。江波涛觉得大概后者可能性比较大。他是目睹了周泽楷在叶秋解约之后的失望样子的,也被周泽楷委托过找叶秋的下落,当时是一无所获,但周泽楷却似乎不太在意?但谁又能保证他自己没找呢,没准还是找到了。
江波涛没琢磨错,周泽楷下一句就是:“我是喜欢他。”
江波涛心里有点塞塞的。好好一新影帝,就早早毁在叶神手里了。

小金人风波到了末尾,嘉世才发出了他们姗姗来迟的公告,无非就是那些陈词滥调,什么希望粉丝理智对待啦,相信周泽楷是实力得主啦。一字未提叶秋。
总会回来的。周泽楷看着这篇公告想。叶秋人走了,却在QQ上给他留了句话,“会回来的。”
他那时打开对话框的时候手紧张得颤抖,他要说的话打了删删了打,终于只能敲上一句“叶秋,我等你。”
那边很快回复过来一句“以后叫叶修了。”还有个笑脸。
他没多问,回了一个“嗯,叶修”。那边就飞快下线了。
他还能等他回来,叶修用了两句话一个表情确定了他有这个资格。
他也是从这时慢慢开始知道叶修和嘉世不和的内幕了。什么自己要求解约,什么婉拒其他职务安排,嘉世逼走叶修不算还要断尽他后路。他替叶修这七年对嘉世的忠心不值,心里比起恶心嘉世更多是对叶修的心疼。他想要抱抱他。
最初他没有那个资格,他也抱过叶修,现在他有了,他比以前更想要抱抱叶修,让那个顶着一身光芒的人暂时放下那些让他疲倦的光环,在他怀里安安静静睡个觉。
他回到自己家,躺在床上,脑海里都是叶修。
他想起他们确立关系的那一次。
还是拍《逆流》的时候,他们一群人去吃烤串,叶修没怎么凑热闹也不像周泽楷那样聊不起天,他就那么不咸不淡着,每个话题都留三分余地。周泽楷坐在另一张桌子上,托着腮帮子看那样的叶修。
“看什么啊,吃烤串。”叶修忽然对他转头笑笑。
周泽楷一下子红了脸。那天他们刚刚结束了一场激情戏。叶修在他手底下赤着脸求他的样子还印在他脑海里,挥也挥不去。他不去想这是在演戏,他努力对叶修好,每一分力道都想让他舒服。他真的入戏,真的喜欢他。他想他也只有在这样的戏里能和叶修这么亲密了,出了戏叶修比谁都冷静。所以他有一瞬间甚至想要自私一点,NG上几十次,搞上叶修几十次。但最后他还是没有这样做,他想,他入戏了,叶修却没有,他不想把这变成一个人的独角戏,他的未来,最好是有叶修的。可微微讽刺的是,后来叶修选择解约,还是把结尾变成了他的独角戏。

不好吃:http://m.weibo.cn/5491630698/3903783140643402?lfid=100015491630698&mid=3903783140643402&luicode=10000001&rid=0_0_1_2666873836954041630&_status_id=3903783140643402&fromlog=100015491630698&uicode=10000002&featurecode=10000001


周泽楷有点忘了自己是怎么狂放来来回回折腾叶修,他只记得那时满心的悲哀。他怕叶修是入戏而不是爱他,他怕叶修笑着说出来的那句“女朋友”是无所谓他。他只能用他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难过,之后叶修请了半天的假,也算是认清周泽楷了。
但也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地在一起了。

叶修回来了,在周泽楷拿了第二个小金人之后。叶修宣布复出那天周泽楷在蓝雨剧组里。他正在找站位,剧组里一角忽然炸开了锅:“卧槽叶神复出了!”
“什么什么?让我看看哪呢哪呢?叶秋那个老东西怎么想起回来了,导演这回我们可不能再放过他了,狠狠宰他一笔!”这是黄少天,也是当红演员,算是周泽楷的前辈,和叶修熟到不行。
“改名了?叶修?搞什么飞机?这家伙不靠谱啊,喻导你说这家伙在搞什么名堂?”
喻文州笑笑:“等下次见面再问吧,马上开拍了。”
这边黄少天的骚动比较大,压制下来也快,周泽楷心里的骚动却怎么也压不下来。
叶修回来了。
他说他会回来,于是他回来了。
又能和他站在一起了。

周泽楷没有叶修的电话,谁都没有。他只能守着那个近一年没有上线的QQ账号,等那个歪歪扭扭的“笑”的头像亮起来。
周泽楷看着屏幕,又想起来以前叶修和他聊天时候的一些话。
独处的时候叶修总大大咧咧地躺在他腿上,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搔弄着周泽楷的大腿,特别欠。他就是那样躺着,跟周泽楷慢慢悠悠说了一下午。
“怎么会想接这个戏啊……因为这个题材吧。”叶修说,“总得有人关心到这样的人吧,像你,像我,为什么一定要和一般人不同,要被迫偶尔受人不待见,要被迫背上歧视和责备呢?追求幸福的权利谁都有,人们应该明白这个。”
周泽楷亲了亲叶修的眼睛。短暂地说了一句:“我爱你。”
“矫情。”叶修笑。
周泽楷想要幸福,想要一个拥抱的资格,于是他得到了,他开始相信世间所有人都能得到这样的幸福,叶修说的话,他每一句都信。
QQ上忽然“叮”地响了一下。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周泽楷张开双手,给了他一个再没有流言的拥抱。


后记:这篇虽然是点文但是我一开始真的有想写长篇的冲动,因为设定好赞……然而最后还是因为各(mei)种(you)理(shi)由(jian)放弃了。这种半长不短还真的是我的死穴【手黄再】写到最后就跟尿急一样匆匆结尾。啊……其实肉本来想要完整的,但是写了一半实在尿急【并没有】匆匆断掉了。这是病,我想治。

评论(10)
热度(49)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