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全职|《双十一大动乱》

By 池初
》光棍节快乐吧反正。但我不过节,我有男朋友,他叫黄少天。



这一次的光棍节前不着休息日后不着比赛日,联盟一众老男人感慨今年又TM要和训练软件携手光棍节的同时,一部分人收到了来自B市微草的邀请函。

“这还真不像王大眼能干出来的事。”叶修环顾了一下包厢,看着当头那个大大的禁烟标志无奈地把烟盒放回口袋。
“说起来,王队呢?”蓝雨喻文州坐在包厢比较靠里的沙发上,旁边坐着黄少天。
“诶是啊是啊王大眼这不厚道啊,我大老远跑了半个中国来到这么个冰天雪地离开暖气就会死的地方,居然不好好招待我们太不像话了。我和队长两个人从机场赶过来一路上吃了多少风啧啧啧啧好歹我们队长也这么帅就这么晾着了。更过分的是这家伙除了短信给我们包厢地址就没有别的了,连人都不出来,过分过分过分!”黄少天开口了,他旁边坐着的李轩痛苦地捂住了耳朵。
吴羽策坐在他们对面的单独的吧台椅上,晃荡着桌子上放着的骰子,嘴角微微上翘看着李轩。
“得了你,话那么多。”张佳乐开口了,他做在里点歌台最近的地方,孙哲平大大咧咧敞着腿跨坐在点歌台旁边的吧台椅上,正好把张佳乐围在他视线和手臂范围里。
“包厢开始计时了,唱歌吧。”张新杰从最靠里的沙发站起来,径直走到点歌台。孙哲平觉得这不行,如果让了张新杰他就不能再把小兄弟对着张佳乐了——张佳乐现在脸就有点黑——于是他说:“你坐回去,让乐乐先点。”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他开口:“前辈,张佳乐五音不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还没发作,黄少天先站起来笑了:“我没想到这么虐!你居然!不会唱歌哈哈哈哈哈我笑得话都说不穿了我的妈呀哈哈哈哈队长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张佳乐彻底黑了脸,他不顾孙哲平的那玩意还横在自己面前,两手一撑从沙发上站起来。他往前顶了一下,想让面前那流氓样的前搭档放他去点歌一雪耻辱。但明显他的方式很不对,孙哲平于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张新杰再次推了推眼镜,坐回去了。他身边的韩文清有点诧异,但也没说什么。张新杰倒是解释一般地说道:“双花大战在即,我方局势不利。”
韩文清不是很懂,但依然一副很了然的样子。
音乐响起的时候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张佳乐画风不对。”张新杰很冷静地跟韩文清分析着,“我以为他会比较偏爱小清新歌曲。”
“嗯,看来我们和他还是缺少沟通。”韩文清目光深邃,“那你还是那一首吗?要我合唱吗?”
“当然。”
这边韩张缠绵眼神,那边黄少天完全是天上的星星放光明我的基友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基友。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张佳乐五音不全,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他能唱的歌!”
“更准确的说,是双花合唱。”喻文州也是处事不惊,淡淡地补充着。
夹在韩张喻黄中间的李轩听了半段对话终于奔去对面找他的阿策同坐一张凳了。
“别挤过来。”吴羽策冷漠。
“你忍心你可爱的李轩我在那边被闪瞎?”
“恶心的话适可而止啊。”
“阿策……我要掉下去了。”
说这句话时张佳乐正捧着话筒吼出一句“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吴羽策一个激灵,把李轩直直挤到了地上。
韩文清面不改色,他站起来。
“新杰。”
“还有46秒。”张新杰向他投出目光,“再等一等也来得及。”
“不用了。”韩文清回答,他大踏步走向点歌台。点歌台前依然坐着孙哲平张佳乐。
韩文清走近了才明白张新杰那一句大战在即是什么意思。他对孙哲平是有点了解的,他想,忍到现在挺不容易。
他站在点歌台前。
一直低头唱歌的张佳乐终于黑着脸看了一眼来人,看清是韩文清之后他明显有点萎了。这不是他的错,都是KTV灯光的锅。五彩流转的灯光照射在韩文清脸上,是个汉子都得萎,他安慰自己,绝不是自己怂。
韩文清开口:“帮我和新杰点一首。”
张佳乐问:“那一首?”
韩文清严肃点头。张佳乐把手上话筒递给他,同样很严肃地点起了歌。
韩文清拿着张佳乐孙哲平的话筒回去,张新杰已经站起身摆出唱歌的姿态。他把话筒递过去,和他一起站着。
前奏响起。
吴羽策也坐到了地上。一直在地上没能爬起来的李轩朝他笑了笑。
黄少天看着有点惊恐。喻文州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背,把他的头往自己肩上按了按,“没事的少天,等会你想唱什么?”
黄少天耳朵里全是《套马杆》威武雄壮的乐调和韩文清张新杰可怕的合唱,一句话都说不出。
早知道录音了,喻文州心想,这大概是比秋葵还管用的禁言大法。
叶修坐在离门口最近的沙发上,一根烟拿出来又放回去,颓废得不得了,歌都快唱完了还盯着烟,看起来根本没有注意这边情况。
喻文州看他那样子好笑,说:“叶前辈你等会去不去唱一首?”
一声叶前辈叫得叶修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把烟叼在嘴里,正打算抬头看一眼喻文州来个恶心他的反击,然后天旋地转一声巨响,门,开了,正巧撞上他的头。
来不及吐槽包厢结构恶心,就有声音先出来了:“王队迟到了十三分钟二十九秒。”张新杰从话筒里发出声音。完全不想再爬起来的吴羽策和李轩很随意打了个招呼后继续玩他们掉落在地上的骰子。张佳乐窝在孙哲平怀里一脸乌黑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孤身一人夹着风雪站在门口,他毛茸茸的大衣领子蹭着他的脸。
叶修头正疼,此刻往后一仰头不巧碰上KTV灯光开关,卡哒哒哒几声火力全开,灯光唰得打在每一个角落里,把那四队对一直靠灯光掩饰的狗男男的暧昧姿态映入叶修和王杰希眼中。
韩张。
喻黄。
双鬼。
双花。
眼神缠绵的。
凑到耳朵旁说话的。
坐在地上手牵手玩骰子的。
坐在点歌台旁肢体接触想擦枪走火的。

全都楞楞地看着门口。
包厢里响着不知道谁点的《郎的诱惑》,王杰希孤零零站在门口。

他看向了众人。

“我以为你们全是单身汉。”他说。

“今天的单身party真不错。”叶修面无表情。

/你们是不是瞧不起单亲爸爸/
/那么叶修呢/
/唱完这首《纤夫的爱》/

评论(16)
热度(81)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