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双花|《加冕》02

01: http://fiderkly.lofter.com/post/1d550d3d_901053a

02

车开得理直气壮,车上两个人好像都不记得K市和H市隔了十万八千里。
等到第二个红灯,街上很冷清,车子里也是静悄悄的,张佳乐问:“你车里没歌啊?”
孙哲平看什么一样地看了张佳乐一眼,说:“又不是姑娘,开车还听歌。”
被无心但间接说成了姑娘的张佳乐不高兴了,他很没厘头地应了一句:“你对我留头发很有意见?”说完又去拨弄孙哲平车上的音乐设备,手指在按键上咔咔哒哒地操作着,孙哲平听到他挺惊喜地添了一句:“能收电台!”
孙哲平操控着方向盘,没再搭理张佳乐的一惊一乍,他在平坦的道路上开着车,偶尔分神去看张佳乐。他看到张佳乐弓起来的手掌,两根修长的手指捏在旋转按钮上,正一点一点调频道。
电流的声音兹啦啦的,不太清楚,隐隐约约听见放着歌。张佳乐再调,却还是差一点。孙哲平开口:“自动换台,会不会用?”语气里带着他固有的张狂。这听起来很欠,张佳乐想,他也这么说了。
“放屁。”孙哲平很直接地否定了他。张佳乐于是一放手,再不去理电台,就着电流滋喇声听歌:“我觉着你说自动换台有用也是放屁,我调台技术挺好的,就这么听。”
孙哲平一耸肩,反正他对歌不歌无所谓,这点电流声留张佳乐难受去吧。张佳乐梗着脖子看外面的夜景,他本就是对声音敏感的人,现在被那微小的电流声隔应得耳朵发红。
孙哲平“啪”地一下按了自动调节。
张佳乐收回粘在窗户上的眼神,听着干净舒服的声音,他一句话也没有了。孙哲平收回手,什么事也没有一样继续往前。
两个人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开着车,音响开大,十分冲动而神经。
后来事实证明,有真人PK这个理想是好的,但首先,车要加满油。
在荒僻的收费站旁被迫停下来的时候张佳乐都有点不知所措了。他扯扯孙哲平的衣袖,然后对方也没什么好脾气地砸了一下方向盘才问他:“干嘛?”
张佳乐说:“应该是我问你干嘛才对吧?我们现在怎么办?”
“揍叶秋。”孙哲平边说边下了车,张佳乐听着他把车门摔得震天响,又看见他站在起了寒的夜色里搓着手哈热气。他忽然觉得这样的孙哲平很有趣,他从来没像这样这么想去了解他的更多的一面。
张佳乐出着神,还坐在车里,孙哲平张望了一下一旁的收费亭,过来敲了敲张佳乐这边的窗玻璃。
“下车。”
张佳乐借着夜色掩护白了他一眼,他看孙哲平穿个短袖在外头冻得跟傻子一样,他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傻逼。他飞速组织了语言,用自己最冷酷的音调说:“下车干嘛。”他还暗自觉得说这句话时候语气里最好还要透出对站在车外挨冻的傻逼行为的不屑。
他以为孙哲平大概会有所觉悟,不想孙哲平又露出了那种怜悯的表情。这都两个赛季了,张佳乐和孙哲平也算有默契了,张佳乐迅速从孙哲平上挑的眉毛弧度里读出了孙哲平对他的深切关爱。
有个傻逼队友,没办法的。
张佳乐觉得孙哲平眼里都是这样的态度。
“靠!”不知不觉中掌握了读心术并且深受挑衅的张佳乐把门一摔,也下了车。这时孙哲平才慢悠悠飘来一句:“不下车你就等着冻死在野外吧。”
张佳乐各种茫然,难道不是你先冻死嘛?孙哲平已经勾住他的脖子拖着他往收费站的小亭子走过去了。
工作人员也是迷茫了一阵,才帮他们接通了110。大半夜的摸到这个小旮旯送汽油也是十分辛苦这些执勤交警了。张佳乐坐在小亭子里,跟无奈的交警们挥着手再见。有几个交警也打荣耀,非常巧是百花粉,他们握着张佳乐的手给他们坚定的祝福,只是,没有一个人去碰孙哲平,仿佛他是什么凶神恶煞。
张佳乐手支着下颏,想到交警们刚才对孙哲平那种“我能碰一碰吗不我好像不太敢”的态度,一个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孙哲平弄好了车,在窗外对他招了招手,张佳乐带着笑意跑了出去。在一片夜晚的寒风里瑟缩了一下,但脸上满是莫名其妙的笑意,原本的压抑也莫名其妙散了大半。
大概是和孙哲平在一起的缘故吧,有些不良的情绪像是害怕孙哲平的正气似的,自己会悄悄退散。
“现在我们去哪?”张佳乐拨弄安全带。
“揍叶秋丫的。”孙哲平没指出张佳乐问的问题十分无意义。车窗没关,他一脚油门下去,夜晚的风灌了张佳乐满脸满心,而他只觉得心里的快乐要全部溢出来,某些从来见不得光的情绪也在这夜色掩护下很好地溜出来,他说:“好啊,和你一起。”



评论
热度(19)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