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蓝楼|楼蓝|《以剑之名》



哈哈哈哈哈我第一次拉郎配(你
cp怎么来的?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全是bug(哪来的两人三人副本
写着玩玩的(既然有人来了楼蓝,那么我要做蓝楼tag第一人(bushi




《以剑之名》

——行长远的路,全无鞍鞯。

“斩楼兰,这人你听过没?”叶修问许博远,彼时君莫笑和蓝河正组队刷两人副本,操作之余叶修问他。
“义斩天下的?我知道,人民币玩家啊。”许博远隔着屏幕都能让叶修感觉到他发散出的那种羡慕的气息,然后他话锋一转,“怎么了?”
“也没什么,”叶修似乎是叼着烟在讲话,含含糊糊,“你们俩认识不?认识了一起刷个副本,练练级。”
许博远脸都黑了,他操纵着蓝河死命输出。“有什么需求,你说吧,我就帮这一次。”叶修听见身边突然暴力起来的剑客这么说着。
刷完这趟副本出来,郁闷的蓝河视角一直放在他手上的剑上,他还在纠结他的选择是否正确,他下次是不是应该强硬一点拒绝,还是现在就反悔直接一剑削死这强盗。
胡思乱想着,蓝河手上的操作没停,小动作把剑玩得当当响。
“小楼来加个队,都是会长不用我介绍了吧?”叶修说。随后从人堆里挤出一个人来,“斩楼兰,狂剑士,义斩天下会长。你好。”
卧槽啊!早就打算好就等自己答应了啊!卧槽啊君莫笑!
内心在咆哮的蓝河此刻无比心累地回应:“蓝河,剑客,蓝溪阁第十区会长。你好。”
“好。下本?”叶修这么说着,君莫笑却是已经上路。斩楼兰跟在他后面,时不时转一个视角,看一眼还留在原地心累的蓝河。
蓝河本来有点气的,看到斩楼兰那一步三回眸倒在心里忍不住笑了,他抹了抹键盘,选择了向前。
“小蓝,跟着呀。”君莫笑招呼他。
“这不来了吗。”蓝河回答着,大步走上去,跟在君莫笑后面,走在斩楼兰身边。

“狂剑士?”刷第一次副本没出隐藏,打副本途中蓝河试着和斩楼兰搭话,“用着很霸气。”
“嗯。”斩楼兰没多说,小心翼翼打副本,蓝河看着他谨慎的样子觉得更好玩了。最近看惯了君莫笑临危不惧和强大的控场能力,像这样谨慎的打法也是不太多见了。
他下意识地就去帮斩楼兰分担怪。
“诶,没事,小楼你们随便玩玩,等会出隐藏了再来拼命。”君莫笑说。
“大神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能随便来啊。”斩楼兰说。蓝河听见那声音里有浅浅笑意,虽然说着这样的话,手里操作却也慢下来了,似乎也放松了许多。蓝河继续搭话:“怎么想到玩狂剑的呢?”
“挺霸气。”斩楼兰回答他,似乎为了证明这个回答,斩楼兰以一个霸气的姿态消灭了面前的哥布林。
“是挺霸气。”蓝河说。
“你们俩话题挺无聊的。”君莫笑带着一波小怪过来时候说。
“我乐意。”蓝河还嘴。君莫笑啧啧着走开,斩楼兰在笑。斩楼兰此刻的站位离蓝河很近,那笑声温柔,仿佛就在耳边。
“那你呢,为什么选剑客?”解决掉一个小怪后斩楼兰问蓝河。
“大概是因为之前看到黄少天的夜雨声烦……想要成为那样的人。”蓝河说。
“嗯。”斩楼兰回复他一个干脆的单音节,语气犹如在邀请他继续说下去。
“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蓝河说,他顿了一顿,似乎在等斩楼兰理解他,“剑客应该是能保护自己珍视之人的角色吧,哪怕是虚拟的也好。”
“哪怕是对方是不需要保护的,比方说,狂剑士?”斩楼兰说。
“嗯。”蓝河回复他一个坚定的单字。
斩楼兰没接话。

最后终于是帮叶修刷到了他要的隐藏,蓝河整个人都要崩溃。“大神我求求你下次放过蓝溪阁,求你去中草堂找他们会长要材料。”
“呵呵。帮你们刷材料还不愿意了?这些我没要的材料你吐还给我。”叶修不紧不慢。
“……”得,又是我理亏。蓝河想。
但大家心知肚明这些都是玩笑话,刷个副本付出精力比工会竞争少得多了,谁愿意去搞尔虞我诈呢,还不如副本来得实在。
“下次刷副本你们俩还来吗?”君莫笑走前问。
“来啊,大神叫我一定来。”斩楼兰说话了。
啧啧。
“再看。”蓝河说。
“成。先走一步了。”君莫笑说着原地下了线。

“两人本次数你还有吗?”斩楼兰问他。
“还有一次。”蓝河说。
“去不去?”
“行。”

“喂,我说你刷得有点太猛了吧?”蓝河看着斩楼兰四处飞奔砍怪,一点不似刚才君莫笑面前的狂剑士。
眼前的斩楼兰,把狂剑士的霸气用得淋漓尽致。
“还不够。”斩楼兰说,“我想要更强。”
蓝河怔住,随即发笑。他执剑上前,挡在斩楼兰面前,分担掉一半的小怪。他没回头:“我也想要保护想保护的人。哪怕是个狂剑士。”
“发展太快了吧?我们。”斩楼兰笑,一点也听不出揶揄,反而是些微的紧张。
“谁说不行呢?”蓝河回答他,“我是许博远。”
“楼冠宁。”

以剑之名,护我所爱之人,此生,此世。

END

评论(2)
热度(8)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