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张佳乐生贺|双花|《不觉》



01
这真是非常巧,那么大的荣耀大陆,上百万的玩家来来往往擦肩而过,天南海北的人都遇到过,想找一个离自己近些的人都费尽了运气。可游戏里三言两语就决定组个战队这么大的事,张佳乐遇上的偏偏是和他同城的孙哲平。
这幸运值也太惊人了。交换个人信息的时候张佳乐看着对方的那个K市的住址愣神,心里接着就涌起无尽的欢腾。游戏世界那么虚渺,能和现实挂钩一点点就足够让人欢呼雀跃,如今还是这么一个决定好未来一起走的伙伴,这让他整个人满满当当塞着欢欣。
同城的好处就是随时随地可以决定什么时候见面。
经过长达三小时的视屏讨论,两人在一次次把话题扯离到“泡面你喜欢哪种口味”“我家的狗可爱吧”“我也是附中毕业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又一次次挽回主题之后,孙哲平和张佳乐一人一碗对着对方的脸一边吃着泡面,一边终于决定了见面地点。
他们选在了孙哲平的常驻网吧。事实上,是张佳乐选定了见面点。
张佳乐低头吸溜一口面,嚼了两口,颇得意地跟孙哲平分析这个决定的好处。“你看啊,我是在家打荣耀,一个人冷冷清清,你过来也没什么可以拿来招待的。你那里那么热闹,泡面绝对管够对吧。而且我们还可以组队跟人团队赛,测试一下我们之间的兼容性。”
孙哲平说哦,行,那你来呗,地址我给你。
张佳乐看他单手扯键盘打地址,另一只手握着塑料叉子吃泡面,觉得孙哲平做这些事时给他一种说不上的熟稔,仿佛他已经和他认识了很多年。泡面里的调料红红的泛着油光,绕着上唇红了一圈,孙哲平瞥了一眼视频上自己的样子,伸出舌头随意地舔了一下,也没舔干净,还是红红一圈。看着这样的孙哲平,不知道怎么,张佳乐有点心惊肉跳,整个胸膛都在鼓动,不知道是在悸动什么。
消息收到了。
张佳乐稍微想了一下这个网吧的大概位置,就伸过手去够放在一旁的手机,把地址记了下来。打着字他又看了一眼孙哲平,视屏里对方已经吃掉了泡面,正用纸巾擦着嘴。他又觉得有点可惜,也不知道在可惜什么。
“还挺近的,那我现在来找你,”张佳乐对着视屏挥了挥手机,“一会见。”
嗯。孙哲平应他,但眼神专注在屏幕上,也没终结视屏聊天,他的脸和专注的眼神继续呈现在张佳乐面前。张佳乐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结束视屏。
反正一会就见到了。他想。
一路都在期待着。
握着写了那个地址的手机,像握着往后整个未来。

少年心性,全然沉浸在欣喜里,不觉未来是两个人的未来,欢乐都加倍,痛苦也不例外。

02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刚开始两人相处模式是简单粗暴的同吃同住同打游戏,没有太多午夜悄悄话和男孩子们的肛来肛去。张佳乐觉得之前在他眼前吃泡面的孙哲平挺好,突然这么严肃认真有点让人奇怪。
这么严肃的孙哲平却还是会反反复复看着第一赛季总决赛的那场比赛录像。当初第一次见面,孙哲平也在看。他握紧拳头皱着眉的样子总让张佳乐错觉孙哲平可能是一个叶秋脑残粉。他这么问孙哲平的时候孙哲平想也没想地告诉他叶秋对他们而言是对手。张佳乐在心里“切”了一下孙哲平的回答,同时也升起了特别的好奇,对他们那个从不露面的对手,但也仅仅停步好奇。
总的来说,两人身份转变成为职业选手之后,孙哲平很快进入角色,认认真真训练、搞战术。而被孙哲平一手坑进职业圈的张佳乐,还是有些浑浑噩噩。没了家里人管更加猖狂起来,半夜三更不睡,带着打网游的习惯到处虐菜。
战队初期时间规划和作息表没法做到那么完善,但是这么玩也是太过分了。战队忙的事情多,这边注意到什么了也是无力去管。大家以为张佳乐要猖狂一赛季的时候,张佳乐副队长直接遭到了孙哲平队长的暴力镇压。
当然,张佳乐和孙哲平世界里的暴力,完全只是存在于荣耀竞技场。
认真训练过的人总是要比浑浑噩噩的人强些。
看着孙哲平非常惬意地靠在椅子上揉手腕,张佳乐咬牙切齿。刚才那一把完全出乎他意料,他想扯着孙哲平再来一把,他有点不太相信这么些时间能拉开的距离。
孙哲平没给他开口再约战的机会。
叶秋说过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张佳乐听见他说。他放开要去点击准备的鼠标,有点楞楞地,望向声源,看到的是坐的端正的孙哲平,他已经停下了手上故意做出的为了刺激张佳乐的惬意的动作,此刻眼神坚定神情专注。那神情专注是倾注给张佳乐的。
目标冠军。孙哲平最后盯着张佳乐的眼睛说。
张佳乐忘记了后来又说了些什么,也忘记了后来是不是又打了几场,他只感觉到,自那以后长久以来飘飘渺渺的感觉像是被慢慢抽开了,注进他身体的是一丝丝坚定有重量的力量。像是一个浮在空中的人被慢慢扯回到地面,有了往前走的力量。
百花的人很惊讶也很欣喜,他们的副队长总算没有浑浑噩噩一个赛季,拼着命认真训练。正副队的配合也日渐成熟,日后掀起血雨腥风的繁花血景也渐渐显现。
训练很枯燥,但这样的感觉一点也不坏,张佳乐想,现在做的每一件事都能让自己看到更清楚的未来的路。未来的路应当是两个人的路。

“我的梦都特别灵你知道吗,我感觉我们马上就能拿到冠军,因为我昨天梦见冠军奖杯了。”张佳乐一边喝水一边说。
哦。孙哲平盯着屏幕简短回应他,神情专注。屏幕里光华蔓延,张佳乐凑过去看,正看到气冲云水恰到好处的接应。
“到时候你就能有自己的决胜局了。”张佳乐调侃,“一直盯着那一局看,求胜欲多强啊。”
这是冠军的心,属于我们俩的。孙哲平笑了笑,转头应他,眼里满是倾注给他的专注。
张佳乐愣了一下,觉得有点怪怪的却说不出什么,只点点头。很快这份情绪又被长久的训练积压住了。
孙哲平什么都没有再说。

可能终究是太过青涩,不觉那份专注除了荣耀还给了谁。再想起,只剩下自己一颗冠军的心,和遥远的想念。

03
第三赛季赛程过半,繁花血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把百花战队的名气推向越来越高的地方,张佳乐和孙哲平出门都要躲躲闪闪了。
但是张佳乐不太闲得住,他还是喜欢跑花鸟市场搬些他自己从来养不活的花花草草回宿舍。
这些花草想来是非常委屈和可怜的,最初几天总是被悉心照料的,再有几天,比赛一过,庆祝胜利或复盘失败局的主人归来就会彻底遗忘窗台上的它们。谁能经得起这样的失落呢,结局只能是枯萎或黯然。
孙哲平一声不吭,总是隔了三五天去收拾张佳乐房间里的花花草草。张佳乐也只有这时候会再次想起自己的花草,两人都有点哭笑不得。
然后有一天晚上张佳乐偷偷摸摸从花鸟市场带回来了两只关在小笼子里的仓鼠。
看到张佳乐带回仓鼠为它们铺窝全程孙哲平似乎受到了挺大的震撼,吃饭的时候他上上下下看了张佳乐好久,看得张佳乐都以为自己带回来的不是仓鼠而是什么生化机器人。
但是张佳乐自己的脾气他自己也知道,上一盆花还枯萎在阳台上没被收掉呢。
他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我这次不会养坏的。你看这只灰毛,它是那家店最后一只仓鼠,看着特别孤独,我就……”话说一半他还侧过头去看孙哲平的表情,偷偷摸摸的样子跟笼子里的仓鼠如出一辙,可怜兮兮的。
孙哲平看着他们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算是审批通过了。他走出房门的时候跟张佳乐说,决定了就别后悔,也别辜负。
张佳乐想了很久,觉得这句话在当时听来显得特别富有哲理,而富有哲理的话从来于当时无用。
第一个星期张佳乐打完比赛回到战队就火急火燎去看望的他的小伙伴们,仓鼠们仰着头等他喂食的样子特别呆萌。他愣神想,这么活生生的,怎么可能被忘记。想想就觉得孙哲平那点不信任特别恼人。
孙哲平现在身上刷掉了刚建战队那时候的陌生,整个人在张佳乐面前又变得随性了。但也不知道什么毛病,也可能是最初建队时张佳乐给他留下的训练印象太糟糕,孙哲平总要睡前来看看张佳乐的熄灯情况,非等他睡了才安心。
他就这么一点一点渗进张佳乐的生命,孙哲平三个字交织在张佳乐的生活里,成了一起讨论配合一起逛街一起看张佳乐养花草然后默默收拾残局的人。
和孙哲平在一起就有种说不出的熟稔和轻松。
太忙了,忙着荣耀和比赛,几乎没有了解到,这种熟稔的别名叫习惯,再往前一步,就能变成爱。
张佳乐终究是张佳乐,他对宠物的坚持最多撑到了两个星期。第三个星期复盘之后大家边聊天边去食堂吃饭,在他咬牙切齿说着下次一定要让微草那个小鬼知道百花的厉害的时候,有个队员像是想起来什么,他问了一句“副队你的仓鼠多少钱买的啊?”
完了,张佳乐这才想起来仓鼠们。
这都一星期了,队员们纷纷扶额,该不是饿成干鼠了吧。
张佳乐特别心虚地看了一眼孙哲平,小心翼翼的。
在我房间,帮你养着了。孙哲平看了他一眼,说。
“万分感谢!”张佳乐做着感激涕零的表情,“我下次不会忘了,晚上我去拿,我自己来养吧。”
孙哲平点头。
可张佳乐依旧不长记性,孙哲平干脆每天跑一趟张佳乐房间,给仓鼠喂些吃食,顺带和张佳乐聊聊天。再过了一个星期,成了到张佳乐房间和张佳乐聊聊天,顺带给仓鼠喂食。
随着比赛越来越激烈,张佳乐有点担忧,打进季后赛之后忙得脚不沾地,怎么还照顾仓鼠们。
仓鼠们连这个困扰都没给他留,太弱小的体质终是没熬过冷冷热热的天气。
孙哲平是和张佳乐一起看到仓鼠们僵硬的小身子的。张佳乐沉默了,孙哲平是原地站了一会,走上前去拎起笼子。
张佳乐眼圈都红了,他看着孙哲平把笼子从他面前拎走,又看着孙哲平把两只小动物像倒什么垃圾一样地倒出来扔进黑色塑料袋。
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满身满背的恐慌。他直直盯着孙哲平。
孙哲平把塑料袋扎紧才看向他,眼里什么情绪都没有。
那是他第一次见识到孙哲平这个人的决绝,决绝到残忍。

他的悲伤里忽然混杂了别的东西,他想,还好我是他队友。太过悲伤,不觉未来的路上有岔道,岔开两人,让他变成了孙哲平决绝的对象。

04
后来。
有一句话,经过很多人的耳畔与唇舌,夹杂了些许恶意及期待,在气流吐息之间翻滚着被送到他面前。
你一个人怎么可能赢我。
叶修对孙哲平说。
此话一出,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就那么赤裸裸地高高举到张佳乐面前,人们摆着各色笑容站在他面前,等着他的看法等着他的回答,热切地期待着哪个角落能点起复仇和屈辱争斗的火焰。
但坐在这些暗含煽动的轰击里的张佳乐依旧弯着嘴角笑得平静,微微低垂着的眼眸里没有那些渴望干货的记者们所期待的情绪波动。张佳乐自始至终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有人问他什么,他就微笑着,用祝福的官方的无可挑剔的话语去应答,一点破绽都不留。
之后记者们一边整理着材料和照片一边感慨着这份职业老将的淡然,这真是来自岁月的洗礼,是无冕之光加持的无奈,是职业生涯暮年的被迫。感慨至深,反而替张佳乐感到了可惜感到了遗憾感到了深深的愤怒。
张佳乐不要这份廉价的怜悯,静静地坐着,面对着各式各样的追问和镜头时他只是一直想,曾经也有两个人的时候啊。

不觉已经这么些年岁了,错过了可以倾慕的好时光,见过了颓然和不屈,成为了过去和曾经。
这么多不曾察觉,好在记得曾经在一起。

只是怎么不觉还有以后。


05

打完义斩比赛孙哲平出场就接到了张佳乐的电话。
“打得不错。往后转。”张佳乐说。
孙哲平听着那头特别清晰的声音向后看,张佳乐就站在他身后,神情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笑得特别灿烂。
孙哲平也笑,眼里满满的专注。


评论(2)
热度(30)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