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多cp/悬疑推理/中篇】Beggars' faste 【八】 怪研社出品。

*大家好,荣耀星际怪人研究社正式成立了,官lo是 @荣耀星际怪人研究社   请支持我们啦。

*是一篇联文由不同的作者写的哦。我是第8根接力棒池初x感谢监工大人的催促。

*因为各种原因以及定位不准确等改成了叶all,麻烦一如既往地爱着这个有主角光环的叶不修。

 

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

Your words is the light before my feet,as well as the brightness on my way.

周泽楷捏着这张署名Rose的硬质卡片,心里的危机感被放到最大。他忽然叹了口气,重新闭上了眼睛,卡片被皱巴巴地团在了他掌心。

 

“老叶,老叶你醒了没啊。”黄少天敲着门,尾音微微上扬,伪装出无所谓的语气。张新杰站在他身边,神情严肃,嘴唇几乎抿成一条惨白的线,他不出声,只死死盯着门把手。王杰希抱着手臂,倚着墙冷眼旁观。

没人响应。

黄少天放下敲门的手,慢慢转过身,脸色煞白。他和张新杰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手按上了门把手,一点一点往下按压,他试图往里推,本该打开的门却纹丝不动——锁住了。黄少天一下子松开了手,往后退了几步。一直站在他们后边的王杰希这时忽然出声,他说:“早啊,小周。”

楼梯那头过来的人看了眼他们,“早。在干嘛?”

黄少天和张新杰听到这问话都不自觉地转头看过来,确认眼前的人是周泽楷之后,黄少天反应过来,在心里啧啧了一声这个一直习惯保持沉默的难友,正欲开口,王杰希的声音传过来,波澜不惊的,“叶修的房门打不开了,我们怀疑可能是出事了。”

周泽楷走近房门,按着把手试了试推门。在黄少天“你看吧我说推不开的”的话语里忽然侧了侧身,猛地撞上门去。木制的门板喀拉拉地碎开,张新杰站在一旁,连忙抬手挡了挡脸,声响消散之后他忙望向房间内。那一眼也顺势瞥过了周泽楷,黑发的青年安安静静站着,他心里不安的感觉却加重了些。

“叶修?”张新杰被房间内直挺挺躺着的人转移了注意力,忽略了之后周泽楷回望他的眼神。

“怎么了,这是?”江波涛站在门口,皱着眉,他的头发还有点乱,显然是刚刚起床就过来察看状况了。黄少天拍着叶修的脸,试图让他醒过来。王杰希扒拉开黄少天的手,确认着叶修的状况,大声宣布了一下结果,“没事,昏过去而已。”

几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张新杰又望了一眼周泽楷,接着把目光移到江波涛身上,对方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对他友好地笑笑。

“现在该解开叶修吗?”站在叶修床边的王杰希说,“至少现在可以知道李轩和吴……”

“不行。”开口的是周泽楷,几个人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尤其是江波涛,他从来习惯了周泽楷的腼腆和不善谈。周泽楷心里有主意他知道,可他不太看见过周泽楷表达内心想法。他愣了几秒,想,大概就是绝境逼出来的。

围着床的几个人都没了动作,房间里的气氛忽然变得很诡异,沉默的空气围绕着所有人,呼吸的气流的旋转都变得缓慢,犹如被黏稠的糖浆粘住,隐约让人透不过气来。

“叶修还没有洗脱嫌疑。”周泽楷说,低沉声线透出隐隐的威严。

叶修就在这时候醒过来了,或许是姿势太过难熬,他挣扎了几下,铁手铐叮叮当当地响,他这才想起自己的处境,垂着眼睛看了一圈这几个人,声音懒洋洋的,“问安呢这是。我的嫌疑什么时候才能洗脱?”后一句是对周泽楷说的。

周泽楷笑了笑,他想起早上那张卡片上的字句,“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他向前一步,半跪在叶修床边,用他低低的声音问:“龙舌兰都用完了?”

王杰希跟触了电似的后退一步,他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死盯着周泽楷。

周泽楷对这些动静置若罔闻:“把他们勒在石柱上后他们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叶修眯起了眼睛,动了动嘴唇像要回答些什么。这时韩文清从门口闯进来,阴沉着脸,视线从每个人身上扫过去,他说,“许博远死了,钥匙也不见了。”

房间里的人的视线集中在还躺着的叶修身上,气氛又陷进了沉默里。

“周泽楷你很不对劲。”叶修打破了沉默,说着他抽了口空气,仿佛在抽烟一般,又慢慢吐出来,“还有,龙舌兰是什么?”

第九章作者 陆屿嵁@陆屿嵁 

评论(1)
热度(25)
  1. 荆莘。回十七数杏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天狼星Sirius
    拖稿1个girl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