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双花《不永远先生》

02
繁花血景依旧是这个赛季的亮点,只不过不是不可破的神话了。自从上一赛季在总决赛上被叶秋一杆却邪挑破局面,繁花血景就成了一个斗神的背景板。然而即使被叫作了背景板,这一赛季到现在为止也几乎没有人能突破。
这一周的常规赛百花客场对战皇风,赢得艰难了一点。结束之后张佳乐干脆跑回家住了两天——他家就在B市。
回程时候是孙哲平带着一票队员候机,坐了一会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他扫视几圈队员,毫无意外地发现所有人都在安安静静玩手机。
他想起来以前这种时候,总是张佳乐在胡天胡地讲笑话说段子,不显得冷清。他竟然会觉得心里空了点,仅仅因为张佳乐不在身边。
他的手机在队服口袋里震动好几回,孙哲平才接起来。一接通就听见张佳乐喘着气问他们走了没、几点的飞机。
“还没。”孙哲平抬眼看了下显示屏上的起飞时间回答道,“十点半。”
“哈哈哈哈太好了,那你们等等我啊,我和你们一起走。我妈给我赶出来了她说让我回来训练别偷懒。”
孙哲平愣了一下说:“自己买票去,别买错了。”
孙哲平说话时候下意识看了眼外面的天。B市雾霾战斗力太强,他只看见晕开了的金黄色的一个轮廓挂在雾气里。孙哲平想,回到百花就能看见猫在晒太阳了吧。
张佳乐说:“好,你们等我哈。”就挂了电话。孙哲平慢慢地把手机收回口袋,深深吐了一口气。他隐隐意识到了自己挂掉电话时候突然的心跳加速代表着什么,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经验缺乏,需要平静一下。

结果张佳乐还是没能买到他们这一班的机票,要再等下一班。
孙哲平说,“好吧,我们先走了,你小心点。”
张佳乐这时候已经和候机的队员们碰面了,他于是神情严肃,握着孙哲平的手说道:“孙哲平同志,照顾板扎的工作就交给你负责了,一定不能辜负党的期望。”
张伟他们在旁边笑成一团,纷纷吐槽副队戏份够足。张佳乐朝他们眨眼睛,说,“我这都是真心的要求,要不是为了猫,我今明两天就在家当小皇帝了。”
孙哲平说,“不是小公主吗?”
张佳乐笑着打他一拳,说滚。
孙哲平边笑边想,果然有了张佳乐就不一样,他大概还是习惯有张佳乐的生活。

飞机上孙哲平睡着了,做了一个梦。
梦里阳光很好,很像买猫那一天的阳光。
酒红色头发的张佳乐正盘着腿坐在百花宿舍楼下的小空地上晒太阳。孙哲平站在远处,看见那只叫板扎的猫叼了个小盒子到处蹿来蹿去。张佳乐听见动静仰起头,望着天空中的太阳,过了一会他把视线落到孙哲平身上,孙哲平觉得那点注视像吸收了阳光似的暖。张佳乐伸长的脖颈凸着喉结,随着说话一动一动。孙哲平努力辨认着张佳乐的唇形,发现他说的是,孙哲平,我挺喜欢你的。
板扎这时候跑到张佳乐那边去站住了,嘴里的盒子丢给在张佳乐手里。张佳乐笑了一下低头打开盒子,他说,是你买的戒指吗,挺好看的,我喜欢。
孙哲平猛地醒过来,脑袋要爆炸似的疼。梦的内容在他脑海里清晰浮现出来。他呆呆的,想,这是什么事。

孙哲平看着板扎在宿舍楼下晒太阳的模样,脑子里全是刚才那个梦。他伸手呼噜了两下猫下巴,小奶猫舒服眯起眼睛,伸长了脖颈由着他。孙哲平缩回了手,抱起猫回了宿舍。
接到张佳乐的电话时候,孙哲平正在独自复盘。屏幕上开满光影簇成的花,繁花血景的配合天衣无缝。张佳乐说,“我回来了!累了一路太恍惚了,差点被黑车带跑了,还好我机智,现在快到百花了。”
孙哲平在电话里笑了一声,眼睛盯着屏幕上的百花缭乱,说,“也就你傻成这样。”
张佳乐很不服气的样子,他说,“要是我被拉去呈贡被骗进了传销组织,你就等着被我坑吧朋友。”
孙哲平想,黑车只是坑你钱吧?但他说,“嗯,朋友你洗脑功力一流。要是你进去了,大概我真的得被你坑进去陪你传销。”
张佳乐嘿嘿嘿笑了,他说,“现在我安全到达,你可以不用担心被坑了。”
孙哲平按了一下暂停键,屏幕上的百花缭乱正甩出一个漂亮的闪光弹。他想,晚了,已经坑进去了。

评论
热度(9)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