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双花《空中恋人》02

02 开端

张佳乐是副机长。

副机长的意思,就是比机长低一级。

比孙哲平低一级。

但他们俩谁都没有这个意思,他们之间没有这种比较,他们之间不需要这种比较。

他们从当飞行员第一天起就住在同一个房子里,张佳乐还都睡在那个比其他房间多了个换衣间的主卧。他们谁都没夸耀过自己和对方的这段感情,但是谁都看得出他们的深厚情谊。另一位机长,叶修,在私下聚会时候开玩笑说,“gay还是你们gay,真基佬看了都自愧不如。”

孙哲平听了,居然夹着烟若有所思起来。

张佳乐没看见孙哲平的出神,他给叶修翻了个大白眼,他当时正坐在孙哲平旁边,就动动脚踢了他一下,意思要兄弟同心协力动手。

孙哲平:“忍不住了?”

张佳乐一点头。

孙哲平笑了:“走,咱回家亲。”

张佳乐立马就把留给叶修的一拳头挥到孙哲平腿上去了:“gay里gay气,亲什么亲,打叶修去,打不残今晚没床睡。”

叶修边笑边看,这会大声地嫌弃起来:“注意点啊,王杰希都还单着呢,小心他等会暴起伤你们俩。”

被波及的王杰希转头一看,接上话:“想转移战火啊?”

 

战火是转移了,转移到今天的飞机餐上了。

张佳乐有点挑嘴,偏偏还当了飞行员。虽然飞机餐已经很努力了,但是张佳乐并不想体谅它们。很巧,飞机餐也不想体谅张佳乐。

所以一到目的地,张副机长就直奔当地名吃。

还拉上了孙机长。

他们去的那地方有食物,也有情侣。

烟烧火燎的食物,如胶似漆的情侣。

张佳乐作势捂眼睛:“我后悔了,草,眼睛都闪瞎了。”

孙哲平笑起来,他笑的声音很沉很磁,像忽然融进了这条浪漫的街的风格。他说:“你有我呢。”

当时夕阳挂在西边的天空上,把半边天烧得橘黄,石砖铺成的地板上都洒满金辉,周围都是笑声和谈话声,温暖的风从海洋吹过来,带着夏天的燥热和浪漫。张佳乐往孙哲平那边看过去。看见的是他的侧脸,暖黄的光打在孙哲平的脸廓上,他整个人像成了古典风格的油画里的一部分。

像油画里的人在和他说情话。

孙哲平本来不适合这种话,现在却说了这种话。

张佳乐不知道怎么回答。

张佳乐觉得这应该不是真实,又觉得这不真实得太可惜。他一直望着孙哲平,从额头看到鼻尖,在他很薄的嘴唇上停了很久,他忽然很口渴。

他于是对孙哲平说:“渴了。我们去喝杯柠檬茶吧。”

孙哲平笑了:“走。”


评论
热度(8)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