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双花《空中恋人》02

02 开端

张佳乐是副机长。

副机长的意思,就是比机长低一级。

比孙哲平低一级。

但他们俩谁都没有这个意思,他们之间没有这种比较,他们之间不需要这种比较。

他们从当飞行员第一天起就住在同一个房子里,张佳乐还都睡在那个比其他房间多了个换衣间的主卧。他们谁都没夸耀过自己和对方的这段感情,但是谁都看得出他们的深厚情谊。另一位机长,叶修,在私下聚会时候开玩笑说,“gay还是你们gay,真基佬看了都自愧不如。”

孙哲平听了,居然夹着烟若有所思起来。

张佳乐没看见孙哲平的出神,他给叶修翻了个大白眼,他当时正坐在孙哲平旁边,就动动脚踢了他一下,意思要兄弟同心协力动手。

孙哲平:“忍不住了?”...

8

双花《空中恋人》

实在是很喜欢飞行员这种职业,当年看《冲上云霄》,迷Sam迷得七荤八素,于是来试试飞行员的双花。

BGM:《空中恋人》——林欣彤


机场里能见到的哭红了双眼不舍得分离的人从来不会少,让人惋惜的故事一万个为数起步。

副机长们聊起这种伤春悲秋的话题的时候,顺口问一句一旁凑热闹的机长张佳乐,有没有遇过感人到哭的事。张佳乐于是笑了一下,用上开玩笑的口吻说,我自己的事就可惊天动地了,连叶修听了都要哭。

但其实当时真的红了眼圈的人是他自己。

掉泪为兄弟。

兄弟叫孙哲平。


01 “check”

蓝天。

万里晴空,天蓝得像玻璃。这样...

9 7

双花《不永远先生》

04
季后赛第一场,百花输了。
下场的时候灯光全部打在比赛席前,一片漆黑的观众席上哭声压抑不住地传过来。先前喊着“百花必胜”的人现在呜咽得只喊得出前两个字,后两个音节被梗在喉咙里跟着眼泪消失在黑暗里。
孙哲平是第一个走出比赛席。而后是张佳乐。他环顾了一圈观众,短暂的低了一下头,牙齿紧紧咬合试图把痛苦表情调节正常。他抬头的时候梗着脖子,声音里带了不甘心的沙哑,低低地说,“明年再来。”
孙哲平没看他,只点点头,接着伸出左手手臂半环住张佳乐,轻轻拍了两下他的肩膀。收回手之后他看向还亮着“百花必胜”的LED灯的观众席的某个角落,说,“嗯,明年再来。”
再来的话是这么说了,回程路上张佳乐情绪还是有些低落的。飞机上...

7

双花《不永远先生》

03
孙哲平右手手腕出了点问题,训练到一半针扎似的疼。张佳乐冒了一头的汗,跑去找了队医。
职业选手用手过度总会有些小病小痛的,这个张佳乐是知道的。只是他一直不放心的是孙哲平不健康的狂暴的操作方式,他以前就吐槽过,“这么用手不废有鬼”。但是现在真出事了他心里比谁都慌张得厉害。
他想,繁花血景是两个人的故事,少了谁都不行。
队医是个姓陈的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他脾气一向很好,做事带着点老年人特有的豁达和慢吞吞。他笑着听张佳乐哔哔剥剥语速八百地说了一通,找出医药箱慢条斯理地踱过来。那慢悠悠的步子急得张佳乐想把他扛上肩膀运回去。
陈医生按着孙哲平的手腕揉捏了一阵,颇为严肃地又检查了一番才开始写处方。钢笔在纸上沙沙...

7

双花《不永远先生》

02
繁花血景依旧是这个赛季的亮点,只不过不是不可破的神话了。自从上一赛季在总决赛上被叶秋一杆却邪挑破局面,繁花血景就成了一个斗神的背景板。然而即使被叫作了背景板,这一赛季到现在为止也几乎没有人能突破。
这一周的常规赛百花客场对战皇风,赢得艰难了一点。结束之后张佳乐干脆跑回家住了两天——他家就在B市。
回程时候是孙哲平带着一票队员候机,坐了一会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他扫视几圈队员,毫无意外地发现所有人都在安安静静玩手机。
他想起来以前这种时候,总是张佳乐在胡天胡地讲笑话说段子,不显得冷清。他竟然会觉得心里空了点,仅仅因为张佳乐不在身边。
他的手机在队服口袋里震动好几回,孙哲平才接起来。一接通就听见张佳乐喘着...

9

双花《不永远先生》

01
不永远先生是只猫,黄白相间,两只眼睛下各有一撮黑色的绒毛。
不永远先生能来百花,成为日后百花唯一的队宠,多亏了今天早上张佳乐的心血来潮。
这一天的阳光分外明媚,像是在庆祝昨天他们对战微草的胜利。
他背朝上趴在宿舍床上,脸埋在枕头里迟迟不起床,他说,“孙哲平,我好想养小动物啊。”
孙哲平正在洗漱间刷牙,咬着牙刷含含糊糊答应说,“……养吧,等会去和经理报告一声。”然后催道,“赶紧起床了。”
张佳乐一骨碌翻身起来了,思忖着等会支使会开车的队长一顿,往宠物店里跑一趟。

宠物店的猫见到有人进来,都挤到笼子边张了嘴喵喵叫,张佳乐转了一圈,相中了还窝在垫子上眼皮都不抬一下的那只香香软软的小猫。
站在店外侯着的孙...

8

吹梦者

01

张佳乐跟孙哲平说他自己是个吹梦人。
吹梦者是个很玄幻的职业,他的上一任——也是个吹梦人——跟他科普的时候说,吹梦人存世已久,经过他仔细的研究,完全是可以上溯到渐新世的。
这是个历史悠久又秘密无比的职业,听起来很酷炫,做起来很无聊。张佳乐评价道。
“无聊?”孙哲平正赤裸着上半身,背靠床板懒洋洋地半坐着。一条春秋季用的薄毯子盖着他修长的两条腿。
张佳乐长而缓地叹了口气,双手反撑着床垫边缘借力,背朝孙哲平慢慢坐下。
柔软的床垫的一端沉下去了一些,大概是太过敏感,总觉得空气里的热度也增加了。孙哲平盯着张佳乐的后背,心想这人怎么能这么容易把后背暴露给陌生人。
“吹梦啊,就是每天环游世界,找到那些要碎不碎的梦...

1 10

嘻嘻。

3 18

|张佳乐生贺|双花|《不觉》



01
这真是非常巧,那么大的荣耀大陆,上百万的玩家来来往往擦肩而过,天南海北的人都遇到过,想找一个离自己近些的人都费尽了运气。可游戏里三言两语就决定组个战队这么大的事,张佳乐遇上的偏偏是和他同城的孙哲平。
这幸运值也太惊人了。交换个人信息的时候张佳乐看着对方的那个K市的住址愣神,心里接着就涌起无尽的欢腾。游戏世界那么虚渺,能和现实挂钩一点点就足够让人欢呼雀跃,如今还是这么一个决定好未来一起走的伙伴,这让他整个人满满当当塞着欢欣。
同城的好处就是随时随地可以决定什么时候见面。
经过长达三小时的视屏讨论,两人在一次次把话题扯离到“泡面你喜欢哪种口味”“我家的狗可爱吧”“我也是附中毕业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又一...

2 30

|双花|《加冕》02

01: http://fiderkly.lofter.com/post/1d550d3d_901053a

02

车开得理直气壮,车上两个人好像都不记得K市和H市隔了十万八千里。
等到第二个红灯,街上很冷清,车子里也是静悄悄的,张佳乐问:“你车里没歌啊?”
孙哲平看什么一样地看了张佳乐一眼,说:“又不是姑娘,开车还听歌。”
被无心但间接说成了姑娘的张佳乐不高兴了,他很没厘头地应了一句:“你对我留头发很有意见?”说完又去拨弄孙哲平车上的音乐设备,手指在按键上咔咔哒哒地操作着,孙哲平听到他挺惊喜地添了一句:“能收电台!”
孙哲平操控着方向盘,没再搭理张佳乐的一惊一乍,他在平坦的道路上开着车,偶尔分神去看张佳乐。...

18
 
1 / 5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