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数杏仁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鸡蛋仔。

|喻黄| 《我的电视剧》(一)

|喻黄| 《我的电视剧》(一)

》电视剧拍摄paro,接之前的联盟拍电视剧的梗。顺手打个小广告:http://fiderkly.lofter.com/post/1d550d3d_7d4d09c
》要多狗血有多狗血
》是粉不是黑ಥ_ಥ

那个平日总是温文尔雅品淡如菊的人现下很焦虑,他正面临着一个世纪难题。
“少天你——”蓝雨队长喻文州一脸痛苦,“你明明知道,我放不下白斩鸡。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我在你和白斩鸡之间做决定呢?”
蓝雨的剑圣大人一脸决绝,拿出他在赛场上斩断来敌的气势:“别说那些没用的!我告诉你喻文州,今天你不在我们俩之间作出决定,我们就玩完!这么多年战友情我还就不如一盘菜了?我去年买了个表!说吧!我还是它?”
他们眼神相对,剑圣大人脸上燃起怒火,蓝雨队长则是深深的痛苦。

“OK!一场过!”
听到这句话,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人都同时松了一口气。黄少天揉揉脸上拗表情拗到酸痛的肌肉,走回休息区。下一场是喻文州和宋晓的戏,他可以休息一会了。
喻文州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水,为了不弄花妆。一旁的工作人员在他放下水瓶之后立马上来给他补妆。
黄少天颇有兴趣地看着他的队长闭着眼睛被拍粉,描眼线,抹唇彩的样子。至于他自己,今天的戏份已经结束了。此刻已经迫不及待要去点外卖了。
“要不要给你也带一份?”他问旁边的人。他右边坐着的是张佳乐。化着淡淡的妆,留着长发更像女孩子。他第一天拍摄的时候就忍不住吐槽张佳乐,结果他自己收获了喻文州的和♂蔼笑容:“少天也很好看呢。”
不知道是谁就突然红了脸。
于是自那之后,“少天今天也很♂好♂看♂呢。”张佳乐来片场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身边的孙哲平也陪他朝着黄少天淡淡笑一笑,两朵花笑得黄少天浑身一哆嗦。
哎呀说起来张佳乐真不够意思,比方说现在,黄少天好心帮闺蜜带外卖,却被一口回绝:“大孙已经去买了。”
“有了男人不要闺蜜了呀!”黄少天捂着胸口作痛心状,“你男人能不能顺手帮我带一份啊。我快饿死了讲了半天白斩鸡。”
“你去跟编剧商量商量让他把白斩鸡换成秋葵?”张佳乐倒是很严肃地思考起来了。
“⋯白花蛇草水更好一点。”黄少天看着对方给孙哲平发了多带黄少天的一份外卖的消息后,这样说道。
“去死。”

玩笑归玩笑,和张佳乐打闹了一阵,黄少天继续看剧本。他们这几天拍的都不算正剧里的,只是些小花絮,做预告和彩蛋用的。但是⋯⋯这剧情看得黄少天心里哆哆嗦嗦的,总觉得自己是不是过去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以至于得罪了编剧。
他翻着自己的剧本,上面黄黄蓝蓝一片。黄色荧光笔画出的是他自己的台词,蓝色的是喻文州的。

真TM鬼畜。

“Action!”那边已经开拍了。黄少天把自己从剧本里拉出来,急急忙忙抬眼看他家队长。
蓝雨队长饰演的蓝雨队长站在战队训练室里,对着正在训练的宋晓说话。
“他执意要我做出抉择。”
“嗯。”宋晓平静地说。
“我放不下他。”
“我们都知道。”宋晓停下操作说。
“但是白斩鸡⋯⋯”
“噗哈哈哈哈哈哈⋯⋯”看到喻文州一脸严肃地说着他们平日私底下玩不够的梗,宋晓一下没撑住,“导演对不起我错了噗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饶有兴趣地看着喻文州略略无奈的脸。
这几天拍的这个小剧本不算长,只是充斥着莫名其妙的笑点和鬼畜感。喻文州三句不离白斩鸡,黄少天一脸“你爱不爱我”,张佳乐成天乐得成了一朵花。

说来奇怪,拍了这三四天了,谁跟谁搭档都笑过场,唯独黄少天和喻文州没有。更奇怪的是,他们俩也不是不笑场的主,黄少天跟张佳乐拍一场“我们去买海蜇皮吧”的戏都笑得死去活来笑得孙哲平的脸黑了又黑,可单单跟喻文州拍,他们都严肃得不行,向来一次过。
“是不是搭档的特殊能力啊?”刚开始张佳乐还这么想着,直到他和孙哲平拍了一场“说你爱我”的感情戏。那天张佳乐真没撑住,孙哲平一脸编剧吃翔地对着张佳乐说:“说你爱我。”按照剧本喝着咖啡的张佳乐喷了孙哲平一身。
“你和你们队长是真爱。”逃过孙哲平追杀的张佳乐对黄少天说。
“那必须的。”黄少天得得瑟瑟。
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宋晓认真点!”导演吼着。黄少天坐在休息的椅子上看着他们,一个劲地乐。
“对不起对不起!”宋晓使劲憋笑,喻文州小小地叹气。
黄少天看着脸都憋红了的宋晓,默默给他点个蜡。

“对了乐乐,你让孙哲平带的什么外卖啊?”黄少天问着,喝了一口水。
“白斩鸡。”孙哲平拎了几个袋子,面无表情地回答。
“噗——”黄少天一口水全喷张佳乐身上了。

TBC

评论(10)
热度(19)

© 十七数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